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全文阅读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

作者:君飞絮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1:23:22

下载:

对于良玉来说,成就大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管自己真正的身份究竟如何,她都会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感情戏不多,敬请围观。前面写的不太好,不想改了,不能接受的请点X,。良玉出生在一户再普通不过的猎户人家,不过相较于一般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最大的不同就是拥有上一世的记忆。而重生在这个世界,在她看来有另外一个解释,就是穿越。看着自己尚且年幼的身子,她只得叹了一口气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全文阅读 对于良玉来说,成就大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管自己真正的身份究竟如何,她都会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感情戏不多,敬请围观。前面写的不太好,不想改了,不能接受的请点X,。良玉出生在一户再普通不过的猎户人家,不过相较于一般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最大的不同就是拥有上一世的记忆。而重生在这个世界,在她看来有另外一个解释,就是穿越。看着自己尚且年幼的身子,她只得叹了一口气 到苍羿,得意笑道:“你师尊今天赚了好大一笔,正赶上心情好,所以决定带你去好好吃一顿。”苍羿眼含柔情:“去吃什么?”良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当然是去吃大户,你师尊可是穷人!”———全文完———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请叫我搞笑女💤
黑龙江
2024-02-24 17:41:01
导游是谁?我怎么看到灵魂摆渡那么多熟悉的人,哈哈,好亲切的感觉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好看[应援][应援][应援][应援][应援]
仙女芈月
昆明
2024-02-20 01:41:47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看了小视频的介绍来的,太感人了,能有我们现在的生活真是几代人的辛苦付出,哭了好几次我看了18集,哭了很多次,电视剧拍的太好了!人和情都符合当时那个年代,老一辈为了建设祖国奉献了青春,奉献了一生!致敬!
冷静的拽拽梦
昆明
2024-02-14 16:50:20
乱小说伦目录最美的青春[大拇指]这样的好剧各大卫视都不播,一部真正的爱国主义好剧这部电视剧演的真好,感触很多无法用语言表达,唯一表达的就是用美好的青春来表达对祖国的热爱,老一辈的人对祖国的热爱及奉献值得我们年青一代人的学习,向祖国及革命先辈致敬。
*Sakura~
湖南
2024-02-10 00:25:03
我看了塞罕坝的那个知识,其实这部电视剧已经很还原了 只是当初的艰辛,他们确实不是特别演的出来 ,里面那些工具也是当初有的,所以没必要说他们拍的不好
用户a4b6a5a4001c0
内蒙古
2024-02-03 10:46:34
如何关闭广告!不想看广告了!刚从塞罕坝回来,大爱祖国。想无数的为祖国建设做出贡献的前辈们致敬冯程一下变年轻了舅妈跟吴昕有几分像
平安琪Christian
广东
2024-01-30 05:14:21
这部电视剧很感人!我看了两遍。个中好的,美的我就不赘述了。提点不同看法,剧中冯程真的很好看[应援]这又是坏人,三合的
四季之舞
昆明
2024-01-27 00:08:15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非常感人非常有正能量的电视剧,鉴证了一代人的热血青春👍比那些拿着高片酬流量小鲜肉强千百亿倍。希望以后多出这样的良心巨作 !
王子王子1986
昆明
2024-01-24 01:52:11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哈哈哈,这老曲[捂脸笑]张永刚一说话总感觉用力过猛。听着不太舒服。我爸是林业工人,69年参加工作,现在已经退休10年了,一边看一边流泪,那个时候的人真不容易,
用户58fc4a9b
昆明
2024-01-17 05:39:10
我看第三遍了好喜欢覃雪梅和冯程, 冯程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帅感, 和夏冬青是完全两种的感觉,喜欢 但老停播,也是很不能理解的了
⒈種sè綵
昆明
2024-01-15 05:22:16
看封面还以为是马苏呢这部电视剧演的真好,感触很多无法用语言表达,唯一表达的就是用美好的青春来表达对祖国的热爱,老一辈的人对祖国的热爱及奉献值得我们年青一代人的学习,向祖国及革命先辈致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生化危机艾达王和里昂全文阅读:良玉等人每天要做的事一点都不少,捡蚕不过是最主要的工作,除了这个,零零碎碎的她们要做的有一大堆,几乎一整天下来都不会有修炼的时间,良玉自觉体质可能有些异于常人,不论白天黑夜,体内的灵气都能不断运转,自主吸纳外界的灵气,不过为了打好基础,她都是顺其自然的进阶,不到体内圆满无法容纳灵气的时候是绝不会轻易冲击进阶的。
丝织坊的日子有些无聊,虽然这里色彩明艳,也有无数的柔丝亮锦,但是基本上这些东西是轮不到他们这些底层修士享受的,这一日来了几个修士,领头的筑基女修笑容和善的与这里的主事女修打了招呼,主事似乎也是刻意讨好,领着几人去了后面存放锦缎的库房随意挑选。
刚巧良玉与梁雨儿回来,卓依依拉着她窃窃私语,良玉只小声看着不远处容貌明秀的女子道:“她是哪一位?怎么来了这里。”
卓依依也不敢高谈阔论,毕竟那女子看着已有筑基修为:“她就是接月峰明阳真人的弟子,好像是叫姜欣妍,咱们可得称一声姜师叔。”
良玉微微一笑,毕竟离得远,但是瞧着风姿绰约,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我倒也听说过几回,她资质那么好,能筑基也在情理之中。”
丝织坊里有隔绝神识的守护阵法,两人也不怕姜欣妍能听见,姜欣妍这一趟来取了丝织坊为数不多的几批云锦,这些云锦多半取材冰蚕茧,这种冰蚕茧吐出来的丝水火不侵,可不一般,连良玉和卓依依这样初来乍到的都能看出主事脸上勉强维持的笑脸,姜欣妍也不是个傻子,良玉觉得她自然也能看得出来,只是到底没有理会,将一个小小的主事放在眼里。
待得姜欣妍走得远了,良玉甚至听见了库房内杯盏落地的清脆声响,良玉刚要往前走便被卓依依拉住,她瞪大眼睛:“你不要命啦,她正在气头上,可是要发火的。”
良玉只是笑笑:“我去看看那些冰蚕茧怎么样,不好的赶紧捡出来。”
“哦。”卓依依闻言悻悻的放开了她。
良玉路过库房的时候眸中一闪,玉虚派的云锦又岂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单就是这几匹也是三十多人忙活大半月才能得一匹,姜欣妍看着虽然和善,但是胃口可不小,这几匹云锦都被她拿走了,其他峰难不成就没一句话说?她可是知道青云峰的无瑕真人膝下的女儿可不是个善茬,不说处处与姜欣妍作对,也绝对关系不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些打酱油的也能看个热闹不是,这样想着良玉嘴角露出的一丝笑意很快泯灭。
丝织坊的日子并没有入门的头一年轻松,其实她也可以申请外出猎杀妖兽采药之类的,这样更自由,只是良玉现在还没到练气五层,照理来说宗门是不会同意的,因为依着她现在的实力这种做法完全就是找死。
良玉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服从了宗门的安排,不过她虽能耐得住性子修炼,但守着宗门过一辈子可不是她希望的。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卓依依辛苦的抱怨了几句,看向良玉:“咱们现在的修为也实在不够看,难怪要被他们欺负,这样的活计可真不轻松。”
良玉看她:“等你修为够了,换个别的任务就是了。”
卓依依轻叹一声:“哪有那么容易?要是外出做任务,我宁愿留在宗门,至少安全,门内其他的工作也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那些炼丹的,姓楚的一拽就是一长串,也就那几个位置,他们都占了,哪还能轮的上我们?”
卓依依的确喜欢那些肥差,但也要人家愿意给自己机会啊,良玉再度打量了她一下,知道她的确不愿意出宗门,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僵尸萌妃来袭。
等几日二人再去捡蚕的时候,良玉照例很快完成了任务,她看着通向里面黑洞洞的入口,眸中闪烁了一下,像他们这样的外门弟子,若是不出宗门,极少能碰上好的机缘,宗门每年给的灵石丹药都是极其有限的,良玉自觉这些丹药里灵气不多,吃了也没什么大用处,只留着打算换些别的,要知道她天生就像是个聚灵体,修行一晚上的功夫比吃一瓶聚灵丹还有用。
眼下梁雨儿还在跟前,良玉不好行动,不过这个山洞她已经注意好些天了,从里面似有若无的隐隐传来一丝丝纯净的灵气总给她一种十分享受的感觉,这对良玉来说,实在具有吸引力,连平时还算淡定的她都有些把持不住,总想着去里面探个究竟,只是若是因为这个引起旁人注意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刚好梁雨儿捡好了冰蚕,两人都有些受不了寒气很快出了山洞,这一天晚上,破天荒的,良玉没有在洞府里修炼,而是取了法器,小心的朝着山洞方向去了,她新得的几件法器也都偷偷试过,宗门内弟子基本上都会有一两件法器,只是威力实在不怎么样罢了。
她这样胆子大,也是仗着小锦囊里得来的瞬移符,据说这东西珍贵得很,几千灵石都不一定能买下来,更何况她手里的瞬移符灵光闪动,看着就不是凡品。
亏得御灵环作用还算明显,夜晚山洞里的温度比白天还要抵上很多,她自觉牙齿都在打颤,但是既然都到了这儿了,不看个究竟,她也不会甘心。
山洞里一片漆黑,良玉摸索着往前走,她手里虽有可以照明的东西,但在这样的环境中,轻易照明很可能就是个明晃晃的靶子,她也很容易陷入危险。
一不小心踩到了水坑,水花溅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山洞里似乎产生了回音,良玉微微皱眉,继续往前走,为保险起见她在自己身上用了一张隐匿符。
不大一会儿,良玉便找到了通往下面的石阶,看得出来,这里不常有人出没,四周也有零星顽强生长的杂草。很快哗啦啦的水声传来,良玉放眼望去,发现这里竟有一条暗河,看起来像是上面的冰山融水汇聚下来的,良玉手伸进里面探了探,河水的温度不是很高,周围目所能及的地方都被河水淹没,似乎再没有其他的出口,良玉有些奇怪,她试着往水下深处寻找,终于捕捉到了一丝游离的灵气。
这时候河水里突然发出一点银光,良玉看过去却又很快消失不见了,她思索了一下,左右河水不是很深,良玉最后决定下去看个究竟。
玉虚派的道袍也还算不差,良玉又有御灵环护体,一时间倒也没什么大碍,良玉下了暗河这才看清楚水里的情形,不远处有一群游动着的小鱼,这些小鱼约莫都是巴掌大小,和普通的河鱼没什么两样,只是中间夹杂着一条鱼肚子部位却散发着一点一点的灵光,良玉见此有些惊讶,随即试着靠近,鱼群见了良玉这个庞然大物害怕的四处逃窜,良玉干脆一伸手直接抓紧那条古怪的小鱼,突然间脚下出现了一个气旋,良玉惊讶着挣扎想要后退,却是被那气旋瞬间卷了进去。
片刻之后良玉挣脱了气旋,她心中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手里仍紧紧抓着那条小鱼,它在良玉手里偶尔挣扎几下,杀一条鱼对良玉而言不是什么大事,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良玉迅速破开了鱼肚,发现里面一闪一闪的东西是个不到小指大小的银色珠子,这东西拿在手里的时候良玉甚至能感觉到里面磅礴的灵气,但是用神识感应却什么也没有。
她心中一喜,更觉得这东西不一般,却是没等她收好珠子,远处突然爆发出一声嘶吼,吓得良玉险些扔了手里的银珠,紧接着传来几句交谈声,良玉皱眉,四下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气旋带离了原来的地方,她赶忙上了岸,亏得身上的隐匿符不赖,良玉顺着声音的方向继续往前走,终于隐约听见似乎是有一男一女两人在对话。
男子的声音已然微弱,女子似乎也刻意压低了声音,良玉不敢用神识探过去,越是接近,良玉越能感觉到深处愈发浓郁的灵气,她体内的筋脉隐隐作痛,更是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良玉紧紧守住灵台,两人对话的内容不由自主的钻进耳朵里;王牌编剧。
“连我看着你的样子都觉得遭罪,难道你不想早点解脱吗?”
女子声音里带着些微的得意,只听见另一个声音气喘吁吁道:“就算我现在不济,也轮不到你一个道修的炉鼎来废话。”
女子闻言猛地拔高了声音:“道修怎么了?炉鼎怎么了?你家主人现在不也是道修?哼,如果我不是道修,如何能在镇压之地来去自如,你一个元婴期的魔头还不是被人像狗一样的拴住。”
极怒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动静,继续道:“说我是炉鼎,那些有修为的还不是要上赶着让我采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有采灵术在,还用得着和那些蠢货*一度?这样掉价的事我可是不会去做的。”
对面身处于阴暗中的人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死死锁住,他眼里似是不经意间划过一道光亮,只是低垂着脑袋没有被对面女子看清楚。
这时候她扬起头高傲道:“我们的计划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也是时候该为你的主人贡献出你的能力,梦魔,你的答复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否则的话,你清楚后果。”
她最后一句话虽然是温声细语,但听在良玉与那人耳中更像是催命符,良玉躲在远处不敢轻举妄动,随着女子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黑暗里,良玉目光随即落在那人身上。
“出来吧,她已经走了。”他声音平静。
良玉心下咯噔了一下,到底没有动作,他继续道:“我虽然实力大减,不过一个练气期的小家伙还是不难发现。”
良玉皱了皱眉头,到底向前走了几步,身影依旧隐匿在黑暗中:“你是魔修?”
那人轻哼一声:“不像吗?”
良玉打量着他:“如果如她所说,你真是元婴期的魔修,又怎么会落在他们手里?”
“时运不济罢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略有沙哑,听起来格外沧桑,甚至带着几分忧伤,颇有些听者流泪闻者伤心的意味,良玉更觉得心神一震,死死守住灵台,双目一片清明:“这也能成为你对一个练气修士动手的理由?”
他终于笑出声来,“不错不错,小家伙除了运气不错,实力也不错。”
良玉却对他的夸奖无动于衷,她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必须尽快回去,良玉对一个魔修基本上没什么兴趣,于是打算转身离开,即使被锁住,这家伙也是元婴期的魔修,她是找死了才会往前凑。
“你不想知道刚才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吗?”
他闭着眼听见良玉的脚步声渐离渐远,不由出声询问。
良玉轻笑一声:“这与我一个小修士有什么关系?”
他轻叹一声,更知道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