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全文阅读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

作者:惠公子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2:35:47

下载:

“醒醒,醒醒……你可不能死在我们店里!你个挨千刀、烂屁眼的结巴秀才,死了死了还坑我!欠我半个月的店饭账我找谁要去,我的祖宗啊,你倒是醒醒……”“掌柜的,快别喊!人已经死了,你摸摸,身体梆梆硬!昨晚你下手太狠,打牛马的鞭子都抽断两根,他又病得这么重,哪架得住那么打?”“多嘴!我打他了吗?你看到了吗?他是病死的!懂吗?”“瞧我这张臭嘴!是是是,掌柜的教训得是,他确实是病死的!不过掌柜的,咱们得找尾破芦席把他卷起来,趁天还没大亮赶紧扔到河里去……”“那那那……那还不快去准备?快啊,快去找芦席……”……迷迷糊糊,耳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全文阅读 “醒醒,醒醒……你可不能死在我们店里!你个挨千刀、烂屁眼的结巴秀才,死了死了还坑我!欠我半个月的店饭账我找谁要去,我的祖宗啊,你倒是醒醒……”“掌柜的,快别喊!人已经死了,你摸摸,身体梆梆硬!昨晚你下手太狠,打牛马的鞭子都抽断两根,他又病得这么重,哪架得住那么打?”“多嘴!我打他了吗?你看到了吗?他是病死的!懂吗?”“瞧我这张臭嘴!是是是,掌柜的教训得是,他确实是病死的!不过掌柜的,咱们得找尾破芦席把他卷起来,趁天还没大亮赶紧扔到河里去……”“那那那……那还不快去准备?快啊,快去找芦席……”……迷迷糊糊,耳 “唉!”吴璘也长叹一声,自责道:“我终日打雁今日被雁嗛了眼,也怪我目中无人、考虑不周,只知道田师中不足为虑,没想到厉害角色藏在后面。临入城,我兄弟虞丰年还提醒我做好防备,悔不该不听他的话啊,也不知道我那兄弟中了一箭,生死如何。老天有眼,千万保佑他平安无事!”“平安无事?你想得美!”监牢外面一声喊!随之进来一人,龙有悔!“吴大人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再也不想.💦
成都
2024-02-26 01:48:03
许多年后,汤姆已经很老了,主人不再喜欢他,家里新来的猫咪也总是欺负他。当喵们再一次将汤姆的食物扔出门外时,汤姆拖着已不再灵便的腿走了好远,才将那块沾满灰尘的奶酪捡回来。他长舒了一口气,在喵们的嘲笑声中,小心翼翼的将奶酪放在墙角那个结满了蜘蛛网的老鼠洞门口。许多年后,你还在不在🌾
匿名用户
成都
2024-02-22 09:55:14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芊渝芊寻双胞胎 搞笑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看吧嗯嗯对啊为什么不哪下[流泪][流泪][流泪][流泪][流泪][流泪][流泪][流泪][流泪]
俊 泽少爷
山东
2024-02-21 15:44:51
乱小说伦目录我很久没看,都是要会员。再看一遍我的童年回忆😛😛我记得以前的会说话,现在。。。。。?牛顿:这太太太太……… (此处省略1万个太)不可学了。
聪明顺溜😆
河南
2024-02-16 08:16:40
老鼠成青蛙了吗太好看了,非常棒棒哒中秋快乐除了不会抓老鼠以外其他都会[捂脸笑]想看方言版的!那样的有意思杰瑞开挂了
用户11b9ce72b
成都
2024-02-13 04:42:38
我要看捷德奥特曼。猫和老鼠能不能好笑一点行吗?这老鼠太牛了。老老鼠怎么会这种药水啊當初 u老家來看嘛你從哪才。不能剛剛好K
5个半柠檬C is the
成都
2024-02-06 14:41:55
太可爱了哈哈哈,太可爱了许多年了吧,,汤姆老了,主人不在喜欢它,家里新来的猫咪也总是欺负它,当那些新来的猫咪再一次把汤姆的食物扔出门外时,汤姆再也打不动了,只能拖着已不灵便的腿慢慢走了好远,才将那块占满了飞尘的奶酪捡回来,他长舒了一口气,在新来的几只猫咪的嘲笑中小心翼翼的将奶酪放在墙角那个结满了蜘蛛网的老鼠洞门口,许多年了,你还在不在了!!
loveing鹰
辽宁
2024-02-02 02:15:47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太好看了对是变大药水一百多集汤姆猫都没有吃到杰瑞鼠,还是猫笨呢?还是老鼠聪明呢,还是剧情就是这样?太搞笑了这个动漫真有趣
C-A-K-E
成都
2024-01-30 21:30:04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满满的同年回忆儿童回忆猫和老鼠是我们的童年,请不要刷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们来看是为了怀念童年的!不是看到一些跟这个主题无关的东西!猫和老鼠是我的童年!请尊重一下!当汤姆老了,杰瑞也老了,那时还会有人喜欢吗?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老。管理也没有用还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本质。何必跟一句评论怄气?这部动漫才是我们的童年,好好珍惜!
用户106300c9e
成都
2024-01-29 04:36:51
太搞笑的吧!重温经典世界上最大的错就是过错一个人要相信自己猫说原来是这死老鼠搞得鬼来了来了觉得结婚的酒店时间里面蔓延开来的时候记得记得记得记得记得你
觞落💤
新疆
2024-01-22 15:23:40
我10岁了,最喜欢看这个了[捂脸笑]童年的回忆我想对你来说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了我就知道自己想做个快乐我18岁了 还在这儿看猫和老鼠[呲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你扇贝打开看看全文阅读:虞丰年又渴又饿,就着冷水先吃了半块饼,又干又硬的烧饼此时却是人间美味,要多好吃有多好吃。不期然又想起那个姑娘,暗想将来若能出人头地,一定置田买地把他们父女接过来同住。可是眼前活下去最重要,那姑娘所说不错,写春联倒是个权宜之计。
客栈旁边就有一店,售卖文房四宝。三文钱只够买纸买墨,连毛笔和砚台都买不起,好在店老板心肠好,一看虞丰年眉目俊朗不像个坏人,衣衫单薄、形容憔悴又带着七分病相,就借了笔砚给他。还让小伙计搬了一张桌子送他去十字街练摊,虞丰年千恩万谢。
此时正是隆冬腊月,打街上一走,西北风这么一吹,虞丰年就觉得寒风刺骨,冻了个透心冰凉。这一冻不当紧,他就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的记忆急速翻腾,满脑子冷森高贵的高楼大厦、拳拳到肉的拳台征战,还有大量的记者、“啪啪”闪光的照相机。
他的身体也在发生变化,刚才还瘦弱不堪,风一吹竟觉得浑身都充满力量,眼前的景物却像在看古装电视剧一般,愈发陌生。虞丰年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理由:此前穿越了意识,此时穿越了技能。这是唯一的解释。
等来到十字街把桌子摆好,要提笔写字的时候,脑子里竟然空空如也,那些四书五经、诗词歌赋、吉文趣对竟全然忘了。“结巴举人虞丰年”的记忆愈发模糊,矗立街头的彻底变成了“**拳王虞丰年”。
虞丰年一拍脑袋:“不好,天要灭我,我想写春联挣俩钱,可这文学细胞都躲了起来!”抻着纸握着笔,一句好词儿也想不起来,脸上直冒虚汗。
虽然此时正战火连绵,可十字街还算热闹,人头攒动,大家一看这儿摆了张桌子,铺开了纸,也不知道要干嘛,不大一会儿就围了十几个人看热闹,如此一来,虞丰年更加窘迫,站那儿直嘬牙花子:“我写什么才好?”
“公子,你怎么了?”帮他搬桌子的小伙计推推他。虞丰年一愣:“啊?哦,哥们儿在想要写什么词儿,大家见惯了圣人文章,这显不出我的水平,我写就写大家没见过的、一鸣惊人的,拳打法兰西,脚踢英吉利,走遍新马泰,泰拳我第一……”
话说一半虞丰年顿时震惊了,伶牙俐齿,也不再结巴。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像看个神经病一样看着他:“这个秀才好生奇怪,什么英吉利、新马泰,莫名其妙不知说些什么……”也有街头的愣子、混子跟着起哄,“你倒是写啊?发什么愣?你瞅你那拿笔的样子,做过木工吧?”
我写!我写!我不敢写吗?怎么说我也练过几笔书法,可是也不能写泰拳啊!虞丰年急得抓耳挠腮……哎,对了!我就写课文里学的南宋诗词、名言警句,管他落不落对,成不成联,要不然一句话不写收摊走人,这真是飘洋过海、逆转时空丢人丢到宋朝来了。
于是一狠心一咬牙,落笔写就宋朝的诗词:“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望告乃翁。”一张写就,再来一张:“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写得兴起,再来一张:“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再来一张我最喜欢的:“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落笔,笔法还凑合,他也很满意,心说怎么样,虽然不是什么春联吉对,可这笔字拿出来总不至于丢人现眼。可再看围观的人群,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这个人说话奇怪,字写得也奇怪……”“你们见过这样的字吗?他写的什么?”“没见过,有几个字认得,看上去倒也周正……”旁边帮忙伺候他写字的小伙计脸臊得通红,觉得跟着丢人,趁人不注意,悄没声儿溜了。
虞丰年听他们如此表情,一拍大腿,猛然省悟:这是大宋啊,都是繁体字,我写的是简体字,怪不得他们不认识。这可怎么办?要写繁体字,认都认不全怎么写?脑子一转,绝不能干自己不擅长的事,你们不是不认识吗?我来跟你们讲一讲,挣到钱才是王道,跟他们吹吹牛先。
“各位老少爷们儿,怎么样,我说过,写就写迥然不同的,写就写一鸣惊人的,写就写你们没见过的!哥们儿绝不做人家做过的事。在此,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虞丰年,初到贵地,投亲不遇,病在客栈,花光了盘缠,各位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借钱捧个钱场,借也借不到的你就捧个人场,多多少少点个赞,就算对哥们儿的支持,先谢过了。
“那位问了,你写的这是什么?我要给大家讲一讲,这是我们的家乡字,属于那个那个……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张写的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一张写的岳飞岳元帅的词,你们听听这词写得多好:“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哎,我说,你们别走啊?”
没等虞丰年念完,人群一阵骚动,“呼噜噜”,不大一会儿竟然全都跑了,虞丰年愣在当场:“我说了什么?怎么都吓成这个样子?”嘿,还不错,还剩下一个没跑。
此人早已站在了人群中,起初并没有在意,只当散心看热闹,可等虞丰年念出这些词句来,顿时眼前一亮,就想过来攀谈攀谈。人群散去,他走上前来:“敢问这位兄台,您的字卖吗?”
“卖卖卖……”虞丰年慌忙招呼。他上下打量此人,看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穿绸裹缎、腰悬佩剑,往那一站气宇轩昂,一看就是个大户人家的贵公子。虞丰年纳闷:“哥们儿,他们都跑了,你怎么没跑?”
“哥们儿?在下屡屡听你说到‘哥们儿’一词,敢问……”
“哦,哈哈,‘哥们儿’……是我们的家乡话,就是兄弟的意思。”
“原来如此,你这个人写的字怪,说话更怪,有意思。”
虞丰年暗想:有意思个屁,饿得前胸贴后背,本想吹吹牛,卖两幅字,这下可好,人全都跑了。“我说这位……公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都落荒逃跑?”
“噢,原来你为此不解,他们跑,因为他们对你的诗词心生畏惧,怕引火烧身。”
“畏惧?引火烧身?哪一句?”
“句句如此。比如靖康国难,你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广发议论?而且,岳少保正因通敌被收押在监,你竟敢念他的诗,若被官差听了去,恐怕早已身披重枷了。”
“啊?这么严重?”虞丰年吃了一惊,心说是啊,这可是大宋!不同于二十一世纪言论自由,而且秦桧正当权,被他的耳目抓到把柄,可不是要打入监牢?以后可得千万小心。“可是,你就不怕?为什么不跑?”
“我嘛,哈哈,我想买你的字,敢问四副字作价几何?”
虞丰年一阵惊喜,真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总算迎来开张的机会,可是这些能值几个钱?“宁愿要跑,也别要少”,反正看他的样子锦衣玉食,不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要不然给他要五十文钱,二十五文给出手相帮的卖唱父女,剩下的可以买些吃喝跑路。至于那个奸商钱贵,去他的,一文钱也不还给他。
想到这里,虞丰年怯生生张手伸出五个手指:“这个数如何?”贵公子极少单独买东西,也不知道物价行情,一笑:“哦?五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