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全文阅读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

作者:厄夜怪客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0:19:54

下载:

历史的夹页中,隐藏着太多的秘密。知道的人死了,留下了不知道的。然而,有这么一群人,却不断翻找着这些夹页,拂去上面的灰尘,露出历史的真容。他们,叫做宝藏猎人。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全文阅读 历史的夹页中,隐藏着太多的秘密。知道的人死了,留下了不知道的。然而,有这么一群人,却不断翻找着这些夹页,拂去上面的灰尘,露出历史的真容。他们,叫做宝藏猎人。 b最新网址:轰隆! 闷响声中,上方的水流猛然扩大,如同天柱崩塌,水流倾泻。 这般强烈的冲击下,众人想要在这里站稳都不容易。 巨人进入的入口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存在,即便是现在,龙天圣等人也不敢去试探。一批人去试探从血蟒的入口冲进去,但刚走了没两步,便看到一片浓郁的血色,从奔流的水中逆流而上。 一条条赤红色的长蛇踊跃而上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用户47f08e12
海口
2024-02-25 01:55:22
我也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蛇片,一个小男孩去河边钓鱼结果掉上来一条水蛇,带回家养成了巨蟒!后来小男孩让坏人抓去了,蟒蛇为了救他 在高楼大厦摔死了! 大家知道的告诉我什么电影的名字? 我找了好久找不到。很有回忆的
A_我重要吗i
海口
2024-02-22 10:46:52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小猴子演的最好本色出演[色][色][色][色]你那是爱吗?你是馋人家身体了看过一个女儿,被一个坏人关在了地下室,后来和 一条蛇发生了关系,然后那个女人就生下了一个小女孩但是满头都是蛇。有没有人知道叫什么名字?
直爽的金金
海口
2024-02-16 21:27:05
乱小说伦目录刷了好几遍了狂蟒之灾里只有第二部是最好看的,百看不厌。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蛇片就是记不得什么名字了? 一个小男孩去河边钓鱼结果掉上来一条水蛇,带回家养成了巨蟒!后来小男孩让坏人抓去了,蟒蛇为了救他 在高楼大厦摔死了! 大家知道的告诉我什么电影的名字?
波丽丽丽
海口
2024-02-14 14:17:42
🐍怎么不出来最后那个蛇球是不是被剪了最震撼的一截,记得以前看时有好多蛇交缠在一起的镜头小时候看过一部蛇的电影,开头就是下大雨然后山塌了里面全部都是蛇,然后好像一个女孩子带回家一条蛇,给她吃饭,然后好像一个放明家发明了一个箱子,可以把动物放进去然后就变大了,那个女孩子好像就意外把蛇放进去了然后变好大,还跟女孩子一起玩
恋雨空晴
广东
2024-02-11 05:32:17
这部电影第一次看是一小时五十多分钟,后来又剪成一小时四十多分钟。现在各个平台的各个版本已经减的不能看了……; 你最多只能看到一小时四十多分钟的版本,原版我找了很多网站都没找到。
紫*&😉
浙江
2024-02-05 22:21:30
看了好多遍还是好好看!不得不说猴子跟蛇演的真的好。不过这种人与动物还有大自然的电影,动物跟这些神秘大自然抢镜是必须的,只能说万物美景都太耀眼了。
金圣雅💕
吉林
2024-02-01 21:50:31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有河南的没有我记得以前看过的蛇片,一群人到一个地方探险,把电网打开进去一个神秘部落的岛屿,里面全是蛇,死得只剩两个人,他们终于逃出去,以为没事了,结果最后来个大反转,蟒蛇的身影出现了,这个真的巨好看,不知道什么名了
书法天帝
海口
2024-01-30 12:27:21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船长太像万磁王饰演者迈克尔,声音样子都特别像。演技一样很好。在森林中有一群研究蛇的人 他们把蛇去头和人去下半身结合成了蛇人 而蛇人的下半身能在蛇尾和人腿转变 而且是男女都有的蛇人还不止一个两个 而是一群 他们像人一样能正常生活的 小时候看过的 有谁知道是叫啥名字吗
他说陪我去看海
海口
2024-01-24 16:22:12
船长都懵逼了,哈哈我爱上老外婆娘了怎么办这花都到眼前了要我也准备去采,虽然死了两个人但真的科学哪有不牺牲的,最讨厌中途放弃的人了
空海の魚
海口
2024-01-18 18:46:37
最后那一堆蛇,永生难忘偷拿香蕉的猴子真可爱这部最好看,最刺激明明是汉字怎么说是韩文小猴子太可爱了记得很小的时候有看过一部电影,好像是泰国还是非洲的。是说一个小女孩家住在树林里,有天她去采花救了一条小蛇,后来蛇长大了回来报恩的故事!其实还有好多剧情,实在太久了不记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麝香的功效和疗效作用全文阅读:“你怎么上来了?”天坑旁,马局长正蹲在地上,和几位警员一起审核营救方案。看到上来的江宪,有些意外地问道。
“发现了些东西。”江宪走到马局长身旁,将煤油灯底部朝向对方。看到那个恐怖的图案,马局长愣了三秒后,猛然站了起来。
“这是……”他的呼吸有些粗重,关切地看向江宪。最后落到他的胸口上。江宪肃容道:“马叔,我想请你帮个忙。”
“小罗!过来!”话音未落,马局长立刻默契地招了招手。对着小跑过来的年轻警员说道:“马上,去问问村民,这个煤油灯底座是怎么回事?从哪里来的?”
谁都没有说话,两人默契地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马叔掏出了一根烟,目光深深看向江宪,欲言又止。
他太清楚这个印记对于对方有多么重要了,正是因为太过重要,他才担心自己现在的安慰如果换来一场空欢喜,是多大的打击。
就在两人沉默而焦灼的等待中,小罗喘着气跑了回来,忙不迭地说道:“所长,我问过了,说是67年地震。地震之后挖地挖出来的。看着大小合适,就用来做了灯座。每家每户差不多都有!”
江宪目光霍然一闪,随后难以置信地看向这片山脉。
“艹……”马局长暗骂了一声,头痛地揉了揉眉心。这句话的含义很明显——这附近,很可能存在一个未被发掘的古墓!
西泾省不是一般地方,十三朝古都,一锄头下去恐怕就是一个古墓,挖学校基建都能挖出汉墓的地方。一旦这里和古墓有关,这件事情就大了。
地质队伍,社科院的古研所会立刻赶到,很可能要共同勘探。是否警局先进入又是一个大问题,这中间的扯皮不扯个几天没结果。进还是不进,什么时候进,哪个后果他都担不起。
他的目光情不自禁看向江宪,这里能做出明确结论的只有对方。足足数十秒后,就在马局长期待的眼光中,江宪才收回目光,皱起眉头:“怪……实在是奇怪。”
不用等焦急的马局长开口,他手指向周围山岭说道:“他们说的地震,应该是1967年8月20日南郑地震。震中离这里不远。地震很容易破坏墓室结构,让古墓‘现形’。这不奇怪,奇怪的是……”
“这种山势,说是穷山恶水也不为过。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人物葬在这里。这是……不想让子孙好过?争取三代以内断子绝孙?”
马局长目光一亮,沉声道:“会不会是当时的什么小家族?并不是大墓?”
“不!”然而,江宪却一口否决了。凝重开口道:“马叔,我忘了告诉你,灯座上的文字,是秦小篆。只在秦朝使用。”
这是什么意思?
马叔眉头深深皱起,三秒后猛然愣住。又过了片刻,这才倒抽一口凉气:“南郑地震……是在1967年……”
“你是说……这中间隔了两千多年?两千多年前的铜器,居然没有锈刻?”
江宪看向四周大山的目光越来越火热,没错……就如同马局长所说,开始他以为,这些东西是村民代代传下来的。没有锈刻很正常。
但是,当答案是67年五级地震才翻出来的东西,那就完全不同了。
埋在地下,经过两千多年不朽……他转过身,一把提起地上的煤油灯,对着太阳仔细看了起来。
阳光之下,煤油灯底座黝黑。仿佛蒙上了一层膜,幽幽反射着阳光,就连一丝裂痕都没有。
数分钟后,江宪放下煤油灯,舔了舔嘴唇:“听说过‘超时代接触’吗?”
马局长茫然摇了摇头。这完全是他知识的盲点。
“1936年,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在修建铁路时,发现了一座两千多年前的陵墓。从中发掘出了一套造型古怪的铜管,陶罐和铁棒……”江宪缓缓说道:“经过检测,这是……电池组。”
“电池组?”马局长惊讶地开口道。
“没错,只需要在陶罐中加入一点点酸,整个电池组就可以运行……考古学中,类似的发现绝对不少,比如兵马俑的汉紫,越王勾践剑的记忆金属,这些技术很多都是千年以后的发现……所以,一旦发现超越文物本该属于的朝代的技术,物品,统统被称为超时代接触。其中最著名的就是……”
他的目光看向了手中的煤油灯。
马局长喉结狠狠动了动,有些沙哑地说道:“不会……是这个灯座吧?”
“确切地说,是镀铬技术。”江宪眯着眼睛,轻轻摸索着手中灯座说道:“它最初被发现运用于兵马俑,一号坑中出土的兵器,几乎全都做了镀铬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是20世纪30年代才被德国科学家发明。而且,哪怕现在已经2016年,要做到兵马俑上0.2毫米的镀铬精度也相当困难。”
“而个煤油灯灯座,经过两千多年仍然手感光滑不掉色,甚至无磨损。能做到的……只有镀铬技术!”
大开眼界。
马局长轻轻呵了一声,感慨地摇了摇头,他从未想过,一盏小小的煤油灯,居然带着这么巨大的信息量。
江宪放下煤油灯,斩钉截铁地说道:“马叔,这里除非没有墓。一旦有,那就是惊天动地的秦代大墓!葬的必定是一个名垂青史的存在!”
这种技术,秦朝普通人……不,哪怕王公贵族,能用得起的都必定屈指可数。任何一个都必然青史留名!
“你们的人,搞不定。”
他直视着马局长:“我要这个领队权。”
马局长意外地看向他。许久,才沉声道:“你确定?”
“我确定。”
两人目光交接,谁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谁一旦接下这个任务,就必须肩负它的责任。不仅仅是江宪,包括马局长一旦点头,就代表着面临让外部人员贸然加入警方救援的巨大压力。
他胸口微微起伏,沉默了足足一分钟,一咬牙道:“拜托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具体情况,我会给其余队员亲自说明。”
马局长离开了,江宪站在原地,凝视着周围的崇山峻岭。许久,才收回目光。静静走到了洞口边。
这里……到底通向哪里?
山魈,地震,跨越千年的镀铬技术,神秘的黑死蝶诅咒……是什么东西……埋在了这下面?
“真是让我有些迫不及待了啊……”他吐出一口气,感觉到在自己放弃解开诅咒之后,身体里已经冰冷的血液,一点一点再次沸腾了起来。掰了掰手指,卡卡作响。接着,开始做起热身运动来。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让人兴奋的地方了。”
……………………………………
半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
刷啦啦啦……五条绳索垂了下来。紧接着,五道矫健的身影,随着绳索滑了下来。
他们统统穿着迷彩服,带着警、衔,背着一个接近一米的迷彩背包,装得鼓鼓囊囊。腰间都别着一把手枪。江宪赫然就在其中。
坑洞不高,也就七八米。中午的阳光照耀得洞底一览无余。数十秒后,五道身影稳稳落在了草地上。就在他们刚落地的瞬间,五人的身躯齐齐伏低了些许——这是方便随时爆发力量的姿势。用于应付大多数突发情况。
洞底很安静。
甚至听不到一丝虫鸣的声音。温度也比地面上低了不少。五人背靠着背,幽幽凉风从颈脖划过,带着一种渗人的感觉。
一片寂静中,江宪最先收敛了动作。站到中央,目光缓缓从所有警察身上扫过。忽然开口道:“马局长应该对你们说过,这次的搜救,我是领队。”
“谁有意见?”
他的目光落到了其中一位男子身上,对方四十多岁,国字脸,浓眉大眼。这是马局长一手栽培的心腹,刑侦一队队长,宋濂石。
他的年纪不足以服众。然而,营救的黄金时间内,根本没时间给他建立威信。下面的情况很可能错综复杂,一旦不听从他的命令,很可能发生一些难以预测的后果。最好的方法,就是有能压得住场子的老人做这个传声筒。
而这次的队伍,就是刑侦一队的所有精锐。没有人比宋濂石的话更好使,甚至马局长也不行。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有问题。”宋濂石几乎没有犹豫,立刻沉声说道。
然而,其他人并没有回答。只是保持了沉默。
足足十几秒。江宪点了点头,声音无比凝重:“既然没有意见,那么,在进行搜救之前,作为领队,我有两句话要告诫各位。”
他竖起一根指头:“第一,这下面的地理情况可能非常复杂。甚至可能有一些你们无法理解的存在。我希望你们不管看到任何东西,都要保持起码的冷静。请记住你们的身份。”
他会去搜寻二敢子,虽然他不认为对方还有活着的可能。但他会尽力。同时,也将顺势利用这次机会,对窝窝坑进行初步勘察。
这里,隐藏着他自救的唯一线索!
“第二。”他竖起第二根指头:“如果真的出现了一些你们闻所未闻的东西……因为你们没有经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所以,真到了那种时候,想活下去,就只有一条准则。”
“我说什么,你们做什么!明白了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