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免费全文阅读

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免费

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免费

作者:绉浮觞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2:27:00

下载:

大家新年快乐(这话迟到了,应该大年初一说的),遇到些事,心情不怎么好,也就没有动笔耕耘,“田地”都荒废了杂草丛生,我都忘了多少个星期没更新了,连系统后台自动登录的密码都自动被清理了。歇了一阵,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的。过了年,我这里居然气温回升,跟夏天差不多热了,天冷的时候就想冬眠,了无生气,懒懒散散,打不起精神的颓废,整个人都是阴暗的。天暖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又回来了,人也有了动力,或许人也会受季节的影响吧。春天是个生命力旺盛的季节。进后台的时候本来以为断更了会掉收,结果看到没掉,老实说还是有点小激动的。那本有帝来仪也该除除草
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免费全文阅读 大家新年快乐(这话迟到了,应该大年初一说的),遇到些事,心情不怎么好,也就没有动笔耕耘,“田地”都荒废了杂草丛生,我都忘了多少个星期没更新了,连系统后台自动登录的密码都自动被清理了。歇了一阵,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的。过了年,我这里居然气温回升,跟夏天差不多热了,天冷的时候就想冬眠,了无生气,懒懒散散,打不起精神的颓废,整个人都是阴暗的。天暖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又回来了,人也有了动力,或许人也会受季节的影响吧。春天是个生命力旺盛的季节。进后台的时候本来以为断更了会掉收,结果看到没掉,老实说还是有点小激动的。那本有帝来仪也该除除草 姜曲摸了一下肩膀,肩上火辣辣的,又没办法看清是不是受了伤。长生道,“很疼么,我给你看看。”姜曲拉紧了领子,虽知道长生似乎没把他和鹿鸣当男的看,但他是把长生当姑娘看的。 姜曲道,“金公子,你莫不是坑我吧,你说这火烧的是罪过,我可是敢指天发誓,杀人放火偷蒙拐骗从未做过,这不会小时候调皮捣蛋也算十恶不赦的罪过吧。” 金虹意味深长道,“匹夫无

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免费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麻衣神算子全文阅读免费全文阅读: 严无名道,“去点蜡烛吧。”她的筷子总是落空敲在桌面上,“我可不想一整晚都听着那嗒嗒嗒的声音,吃快些,吃完把烛火熄了就行。”
顾长生听话的拿起火折子去点蜡烛,那蜡烛只和她食指那样长。义父现在身子不好,就怕夜里若是不舒服要请郎中来看,到时候需要这蜡烛来应急,得省着点。
烛芯窜起火苗,微弱的光明其实能照清的地方有限,那立着的阎王像面目狰狞,豹眼圆瞪因为要镇四方恶鬼,造的时候自然是有多可怕造得多可怕。
那神像居高临下的瞪着她,她看着阎王爷看了那么多年,拿义父的话说,心中无鬼自然无惧。
忽然一阵风窜了进来,吹熄了蜡烛,这庙不论春夏秋冬都漏风,见怪不怪了。顾长生才要再点,耳边传来一声叫唤,“长生——”
她下意识的回头,当然庙里太暗,依旧什么也看不清楚。
严无名问,“怎么还不点蜡烛?”
“我好像听到田宝的声音。”她怀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太久没吃肉身子弱了出现幻觉,有些飘渺,好像从很远的地方吹过来一样。
“田宝若是来了,定会进来找你。你有听到脚步声么?”
顾长生凝神听了一会,“没有。”
“那就是听错了,不是说还烤了几个番薯么,番薯呢?”
她突然想起,把番薯搁在厨房的灶台上了,“我去拿。”
“点着蜡烛去吧,不然你毛躁的性子,又是……”话还没完,就听到啪的巨响,人已经被门槛给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顾长生和严无名住在阎王庙后堂的两间空房里,她的窗外正对着一棵桃树,那桃树已是好几年开开过花了。她曾检查过并没有虫蛀的迹象,以为是养分不够,还曾和村里人要过一些肥松土灌溉。
想着这树若是能开花结果,摘下桃子拿去卖或许能换些前,可惜她努力了两年,只有付出没有收获,也就懒得去理这棵桃树了。
睡到半夜突然内急,她迷迷糊糊坐起来,窗外月华圣洁映照中一片淡粉色似汪洋海浪在风中滚动,落英缤纷。
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鞋子也不穿的跑了出去。
严无名站在树下,那棵花叶不生的桃树依然是花叶不生,只有光秃秃的树杈奇形怪状的往四周伸展。
严无名听见她的脚步,“怎么还不睡?”
“义父不也还没睡么。”她有些失望,还以为今年有桃子吃了呢。
严无名抚着桃树的树干,“你知道么,桃木又叫降龙木,有辟邪驱鬼的作用。”
顾长生打了个哈欠,“这里是阎王庙,有阎王老爷在前边镇着,算没有这棵桃木,也没有鬼魅敢进来吧。”
严无名道,“确实是进不来,但出道外边就难说了。”他从较矮的树干上掰下一枝条,“以前我和你说过的故事,还记得么?”
义父和她说过各种故事,什么妖魔鬼怪的都有,“哪一个?”
严无名叹气,用那树枝敲了她的头一下,“你这样不长记性怎么得呢。”他徐徐开口,“从前有个女人在河边洗衣服,遇到一个老妇坐在河岸上的石头上哭泣,她好心的问这名妇人因何事而伤感。老妇往河里指了指与她说自己的鞋子不小心掉到了河里头,那女人见河水清浅,便好心下河去给她捡……”
说到这里她倒是有印象了,接话道,“结果那老妇是水鬼变的,把女人拉下河里做了替死鬼。对么?”
严无名淡笑点头,“你记得就好,很多人说鬼话连篇鬼话连篇,你要记得鬼的话信不得。”
她心里疑问,那女人也不知道那老妇是水鬼吧,若是知道跑还来不及了,哪还会给她捡鞋。
这阎王庙不大,有人来拍门,且拍的用力急促,很轻易就能听到那响动。小村的村民要一早起来劳作,都是早睡早起的。她纳闷着是谁,到前边开了门,就见田祥拿着火把,一脸着急的问,“长生,见到宝儿了么?”
顾长生摇头,“没有啊,田宝怎么了?”
“她说有事要来找你,结果到了现在还不见人影。”
顾长生懵了,田宝虽然胆大,但还不至于恣意妄行,她心里该清楚若是回去晚了,她爹娘一定会担心。“去问过张全了么?”
田祥一听知田宝没来过,便气道,“她说来找你只是个谎,敢情又是和张家的小子偷偷摸摸去了,看我找到她不把她的腿给打断了。”
顾长生心绪不宁,拉住要赶去张家的田祥,心里生出害怕,害怕若是到了张家,田宝不在……“祥叔,田宝今早和我说她要和张全进林子里去。”
……
田宝被发现溺死在林子里的湖泊中,清晨的阳光照在那平静光亮的湖面上,印证了她十六的花样年华骤然离世,她身子浮肿泡在水里,捞起来时双目睁着嘴巴张开,像是受了惊吓。
昨夜田祥赶去张家发现张全也是迟迟未归时便打算进林子去找,只是田祥的老母死活拉着,拖到了天亮才肯让他去。
田祥认定了是张全杀人弃尸,便去了县衙告状。田宝的尸首被带回了家中,安置在她的房间里。田家没有银子请人来做法事,按照乡里丧事的惯例,在门外挂了白布招魂。
田宝的母亲让人刻了灵位,置了一口便宜的棺材,打算等县衙的仵作来看过后就下葬。
那一日,顾长生给严无名煎了药后就去了田家帮忙,到了戌时才回去。天已经是全黑了,村里因为田宝的死,陷入了恐惧。村民都道有妖怪作祟,一天黑就跑出来吃人,不敢在外头逗留。
顾长生一直为当初没有拦下田宝而后悔,若是那天她有坚决的告诉她那林子去不得,或者把这事情告诉给田祥听,哪怕是要绝交。也比田宝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没有了要好。
她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来。
“……长生。”
长生猛然回头,道路太暗,田宝的母亲特意给了她火把照明。田宝穿着她出事的那日穿的那身碎花裙子,一身**的站在她眼前。那裙子是田宝生辰时她母亲省吃俭用给她买的缎子裁的。让她这个孤儿很是羡慕,所以记得格外的清楚,
“田宝?”
她帮着田宝的母亲为田宝整理遗容时,她触及过她的身子,那是冰冷的没有了任何气息,她肯定田宝是死了的。
那她眼前这个人……
田宝很是艰涩的道出事实,“你别怕,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我不会害你。我只是心愿未了,回来再见见我的爹娘。”
这是长生从小到大第一次见鬼,但她内心一点恐惧也没有,她日夜和阎王像相对,连面貌狰狞的阎王像都是敬却不畏,何况田宝的外表与她死前无异。“你爹已经是告官了,衙门已经贴出了告示在通缉张全。”
田宝道,“不必通缉了,他也死了。”
顾长生讶异,林子里并没有发现张全的尸首,“那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田宝边落泪,边娓娓说来,“那一夜我说去找你,离开家后就和张全进了林子,我们在湖边……”她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说到一半难以启齿,便跳过了这一段,“我感觉有东西拖住了我的脚把我拉进湖里活活溺死了。弥留之际我见到有个满身是火的妖怪把张全一口吃进了肚子。”
顾长生想像从前一般拉田宝的手,却是触及一片冰凉,那寒意像是游走的蛇霎那就在她身子上游窜,冷得长生不得不松手。“怎么会这样。”
田宝道,“你我已经是人鬼殊途,不久就会有鬼差上来,拉我下地府去报到。以后就真是不能再见了。”
顾长生记起严无名说过,人死后会下地府入轮回再世为人,“你会投生到哪一户人家?我可以去看你,也可以告诉祥叔他们,那样他们也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田宝哀伤道,“像我这样怨气太重的鬼,是不可能马上入轮回的。会被困在地府里直至怨气消了才能投胎。”
顾长生问,“怨气?你方才说心愿未了,是因为这个么?”
田宝点头,“我爹一直说张全并不可靠,我三番两次为这和他争吵,却是到死才看清张全的为人。那日我被拉进湖里,张全竟是吓得拔腿就跑见死不救。我爹是对的,我因为这样的男人而死了真是不值得,我如今只想亲口和爹娘说一声对不起,他们的女儿不孝,先走一步了。”
这若就是她的心愿,并不难啊。“我和你现在回田家去。”
田宝可惜道,“回去也没用,我爹娘看不见我,不止我爹娘,该说全村的人除了你,没人能看得到我。”
顾长生为她着急,她说鬼差就要来押她下地府了,若是她下了地府年复一年怨气都不去,那不是生生世世做不了人。“那怎么办?”
田宝垂眸楚楚可怜道,“我有一个法子,只是不晓得你愿不愿意帮我。”
她们是多少年的朋友了,小时候有一回她想吃蛋,田宝知道了便爬到树上给她掏鸟蛋,结果却自己从树上摔了下来左手脱了臼。那时她就想着两人的情谊是怎么都不会变的,顾长生义不容辞问,“你说吧,什么法子?”
“鬼是可以附在人的身上的,只要你心甘情愿让我上身,让我亲口和我爹娘说上几句,我便再也没有遗憾。”鬼上身么,顾长生想着,听到田宝道,“你若是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不,我答应你。”
田宝含笑,道了谢,便是朝她慢慢的飘了过来,突然耳边回响起义父说的那个故事,鬼话连篇鬼话连篇,你要记得鬼的话信不得……
但她觉得凡事总有例外,田宝是她的朋友啊,活到十六年唯一的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