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百媚千娇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2:01:36

下载:

##通往地狱的曼珠沙华次第妖艳盛开,夏安生踏着遍地鲜血,自炼狱中涅槃归来。##斗继母,虐渣妹,在复仇的锦绣道路上步步生莲华。##有人替她双手沾满血腥,有人默默守护她安生无忧。##当泼天的富贵向着她铺天盖地而来时。##她醒悟,自己自始至终想要的,也不过是时光静好,岁月安生。##她从香闺庭院里勇敢走出,执着坚定地为自己谋求一桩良缘喜嫁。##(百媚千娇出品,坑品有保证,放心入坑。)##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通往地狱的曼珠沙华次第妖艳盛开,夏安生踏着遍地鲜血,自炼狱中涅槃归来。##斗继母,虐渣妹,在复仇的锦绣道路上步步生莲华。##有人替她双手沾满血腥,有人默默守护她安生无忧。##当泼天的富贵向着她铺天盖地而来时。##她醒悟,自己自始至终想要的,也不过是时光静好,岁月安生。##她从香闺庭院里勇敢走出,执着坚定地为自己谋求一桩良缘喜嫁。##(百媚千娇出品,坑品有保证,放心入坑。)## 冷南弦与夏安生大婚,仍旧是轰动了大半个京城。 多少名门闺秀暗自后悔,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反倒被一个夏安生捷足先登,占了便宜。 冷南弦作为江南第一世家的家主,又是当朝太师府的独子,正所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富贵荣华权势,得天独厚,一人占尽。 那夏安生如何就有这样好的运气? 难免有人吃不到葡萄,拿两人的师徒身份来嚼舌根。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余七🍀จุ๊บ
太原
2024-02-27 11:35:08
刘德华演技太牛了比唐3好看多了长了一张老脸 名字却叫小萌 哈哈哈哈哈哈电影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短了,只有6分钟。[大拇指][大拇指]
奇异果果不是猕猴桃
太原
2024-02-22 15:06:40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骑摩托那段 太经典了这个电影真心不好看,故事太粗糙了,可能是我看了原版的原因。但我坚持看完了,只因为里面所有的演员我都觉得很不错,刘德华先生是我心里面永远的偶像天王! 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所有。[吃瓜]
爱吃金币的嗅嗅
太原
2024-02-16 03:18:44
乱小说伦目录很好的电影,只可惜院线安排的时间基本都是夜里,比唐人好看多了不错,好电影。寓意深刻。和韩国的一部电影特别像好像那个韩国电影
寻欢爱仙子_1437
太原
2024-02-14 05:55:30
那么好的电影竟然票房那么少,社会太偏了比唐人3好看多了看完后的感受就是你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失败的人即便换了身份变得富有,学识经验仍然会让你无所适从,有銭都不知道怎么花,依旧在彷徨,依旧没有成就感。那些整天幻想哪天变有銭要怎样怎样的,真的让你有銭你依然失败。相反,成功的人都是有准备有底蕴,成功也不是偶然,是学识、经验的积累。换了身份在逆境中依然从容不迫、能屈能伸。
鑫鑫垚垚鑫垚
太原
2024-02-08 01:43:36
如果换人生,我要跟马云换, 你们呢四川话笑死我了老大的电影必看!有刘德华演的就是不一样,好看[大拇指]和韩国的一个电影很像
be-alright
太原
2024-02-07 23:29:15
跟韩国的有一部电影挺像刘德华越老越演的好!其他演员也很棒!很好看啊,良心制作!挺喜欢这电影。主演演技在线!!!另外,万茜真的好有气质。
大树底下好陈凉-心想是陈
太原
2024-02-03 17:49:40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刘德华这次演的有失孤的感觉 影帝就是影帝 看到刘德华的画面有 想哭的感觉评论里总是强调什么跟韩国一个电影一样,强调这些干什么,人家吃大米饭你不也吃嘛[微笑]
用户80424755
太原
2024-01-31 10:45:43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人潮汹涌脑洞PK#我想和时代峰峻的工作人员互换一下,我也想体验一下带孩子和天天都可以看到孩子的快乐[色]超级好的一部电影,个人感觉超过唐探和李焕英!推荐推荐
罗森ZL
太原
2024-01-29 03:54:48
电影真的不错啊 为什么评论都是烂俗呢? 演技在线 智商在线 故事情节在线。你们是吧这个当动画片去看了吗。这片子没有特效。全靠人物就撑起来了。如果这个都不算好电影。那你们都看的什么神剧啊。能把眼光台的那么高。。。。。
扎堆儿69
太原
2024-01-27 14:25:50
太棒了 华仔太6了前任那女的抽烟那个叫啥名好久没看到这么酣畅淋漓的影片了 十分!真的觉得这个编剧太帅了 不是说互换身体这块儿 而是刘德华在电影里的职业 竟然是高级演技的体现 而不是杀手 这个脑洞太厉害了 喜欢意想不到的情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女神归来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院子里,沉甸甸的青石板下,有一粒种子艰难地伸展出双臂,挣扎着冒出脆弱的嫩芽。
连婆子搬了一个杌子,守在月亮门跟前,悠闲地磕着瓜子,看守着姐妹二人。
小丫头青橘忿忿不平地从厨房里端来一碗热水滚开的剩饭,清亮的可以照见夏安然暗自垂泪的红肿眸子。
夏安生佯作若无其事:“好香,果真是饿了吃糠甜如蜜。”
夏安然低低地抽噎,充满自责:“是姐姐没用,拖累你受这委屈与苦楚,若是母亲还在”
院子里响起细碎而杂乱的脚步声。
“连家媳妇,听说二小姐醒了?”
是薛氏高扬而又刻薄的嗓门。
正在愣怔着的安然忙不迭地放下手里的碗,站起身来。
连婆子唯唯诺诺地应着,一溜小跑,奉迎着撩开了竹帘。薛氏一低头迈进屋子里来,一身簇新的宝石蓝锦缎褙子,头发抿得油光水滑。
安然乖巧地袅娜福身,叫了声“母亲”。
安生也立即相跟着主动叫了一声:“母亲。”
声音有气无力,却令薛氏瞬间身子一僵,古怪地扭脸看了她一眼:“醒了?好些了不?”
安生低眉顺眼,看起来格外柔顺:“还好,就是身子跟团棉花似的软绵绵的。”
薛氏走到跟前,在床边坐下来,探手去摸安生的额头,确认没有高烧:“傻孩子,许多天水米未沾牙,能有气力么?”
转头见了安然随手撂在桌上的米粥,勃然大怒:“这些下人做事越来越不经心,二小姐刚醒,就吃白粥么?连家媳妇,去一趟厨房,传我的吩咐,用鸡茸人参细细地滚点热粥,给二小姐补补身子。”
连婆子有些诧异,看看薛氏,再看看安生,觉得两人今日母慈女孝,都有些古怪,不知道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
安生干笑两声:“不用这么麻烦,那人参可是爹爹专程给母亲留的。”
薛氏慈爱地拍拍安生的手背:“这孩子,自己摔了一跤,倒是平白懂事体贴了许多,母亲越看越心疼。”
自己摔了一跤?好个面甜心苦的薛氏,真会颠倒是非,粉饰太平。安生心里一声冷哼,笑得温婉。
“以前的确是孩儿不懂事,让母亲累心了。”
一旁的安然颇有些担心地盯着妹妹,安生对于薛氏突然的恭谨与热络令她有些忐忑不安。
连婆子这才莫名其妙地扭身出了院门。
薛氏眸光闪烁,唇角一抹令人难以捉摸的冷笑转瞬即逝。
“好孩子,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谁让我是你们的母亲呢,受累操心都是应当的。你好生养着吧,不急着下地。”
她冲着夏安然悄生使了一个眼色,一厢起身:“安然送送母亲吧。”
安生抬手揪住了她的袖角不放,眨眨眼睛:“母亲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偏向着姐姐呢?还要特意瞒了女儿。”
安然依旧低眉顺眼:“母亲有话尽管吩咐。”
薛氏不动声色地挡开了安生的手,转头面对着安然,干咳两声,弯了唇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不孟家夫人前几日来府上,一眼就相中了你们三妹紫芜,今日就立即心急火燎地下了茶礼,给的也颇丰厚。母亲有点始料未及,原本给紫芜备下的嫁妆显得就有些寒酸了,拿不出手。”
安生不动声色,笑得眉眼生暖,心里却是恨意滔天,该来的终于来了。
薛氏自顾说道:“三日以后,紫芜就要出嫁,许多琐事都没着没落的,有点措手不及。你自幼懂事,是知道的,这嫁妆掂对不好,紫芜以后嫁过去,是要遭受婆家冷眼的,日子也不好过。你这个做长姐的,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紫芜将来受气吧?”
安然的脸猛然变得惨白起来,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忐忑不安地望了安生一眼,艰涩道:“所以呢?”
“所以啊,母亲想着,你那里不是有你阿娘给你提前准备好的嫁妆么,暂且先借紫芜用用。回头这件婚事办妥当了,母亲一定一样一样重新给你置办齐整了,只多不少!”
安然紧紧地咬着下唇,几乎沁出血丝来。
她不懂得拒绝,饶是薛氏像吸血鬼一般,一而再,再而三地榨取掠夺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她也不敢利落而又坚决地吐露一个“不”字。
躺着的安生却是突然笑了,眸子灿若朗星,摇碎一潭银光。
她轻描淡写而又慷慨地道:“还当是多大的事情呢。母亲重新给置办的,定然是顶好的,姐姐是平白沾了便宜。”
薛氏忙不迭地点头,脸上绽开一朵花:“那是自然的,母亲断然不会亏待你们,嫁妆也是我们府上的体面。”
安然欲言又止,拒绝的话没有勇气说出来,打落牙齿和血吞。
薛氏一拍大腿站起身,干脆利落地铁板钉钉:“就知道你们都是明事理,知大义的好孩子,那么此事便这样定下了吧。我替紫芜先行谢谢你们两位姐姐。”
安然脸色灰败,低声嗫嚅道:“不用客气的。”
薛氏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竟然这般顺利,适才还想着回避了刺头安生。
她抬腿便要走,安生挣扎着起身:“母亲!”
“还有什么事情吗?”薛氏转过头来,和颜悦色。
“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就是,适才姐姐说,外婆不知从哪里听说我生病了,向府里人打听着。安生害怕外婆挂牵,母亲能不能差人跟她说一声,我已经安然无恙?”
秦氏娘家这些年来是安生舅母钱氏当家做主,与夏府走动得并不亲热,只是年节的时候仍旧互相走个礼,对着安生安然姐妹二人嘘寒问暖两句而已。既然传进了人家耳朵里,礼节性地差人去回一声是应该的。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府里哪个多嘴的在胡言乱语?薛氏腹诽两句,又警惕地看了安生一眼,有片刻踟蹰,这丫头片子今天不对劲儿。
安生复又吞吞吐吐道:“也免得舅舅再不放心登门,您是知道我舅母那个人的刻薄脾气的传信的人也要叮嘱了嘴巴严些才好。”
安生声如蚊蚋,有些羞愧。
薛氏立即明白了安生的顾虑,是怕秦家因为紫芜的压箱钱闹腾,就放下疑虑,笑眯眯地应下:“这次紫芜的婚事就不劳你外婆与舅母破费了,我让车夫老王头拐去布庄说一句就是。你就安心将养身子,别胡思乱想。”
安然仍旧低垂着头一言不发。薛氏笑吟吟地叮嘱安生两句,便起身掸掸身上走了。
安然送走薛氏,这才缓缓抬起头来,微蹙着一双笼烟柳叶眉,泫然欲泣:“那嫁妆可是母亲留给我们的唯一念想了,感觉就像剜了心头肉一般。”
安生看着姐姐有些心疼,又想起母亲不明不白的惨死,狠狠心一咬牙:“你我二人一向委曲求全,任她们予取予夺,软弱可欺。她们可不就是得寸进尺,非要将你我逼至绝路么?”
夏安生满是希翼地看着姐姐,希望她能够与自己一样,醍醐灌顶,瞬间激发起昂扬斗志来。
安然怔忪良久,颓然瘫软在绣墩上,掩面而泣:“一切全都是命中注定的啊,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安生突然就恼怒地坐起身来,冲着安然瞪圆了眼睛,神采奕奕:“就算果真是命中注定又如何?左右不过一条性命,有什么好怕的呢?听天由命也只是多苟且偷生几年而已。
我们必须抗争,不仅要夺回你的嫁妆,还要夺回原本属于你的亲事!你的幸福!姐姐,我们一定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同狠毒的薛氏母女搏上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