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全文阅读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

作者:安化军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1:39:33

下载:

天圣二年夏四月丁卯,徐平坐在自己田庄东边麦场边的大柳树下,背靠着柳树,看着南边不远处的小河出神。他的屁股下是一张竹席,身边是一个果盘,装了些蜜饯干果。徐平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记忆中自己是一个小县城农机站的小职员,现实却是自己身处宋朝,身份是一家富户的不成器的纨绔子弟,甚至还残存着他的零零碎碎的记忆。那个世界的记忆如此清晰,所有的事情几乎历历在目,使得他分不清哪一个才是自己,哪一个是一场梦。也许,这就是一个不太彻底的魂穿吧,那一个世界现在挺流行的。徐平用了五六天的时间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无耐地接受了这个现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全文阅读 天圣二年夏四月丁卯,徐平坐在自己田庄东边麦场边的大柳树下,背靠着柳树,看着南边不远处的小河出神。他的屁股下是一张竹席,身边是一个果盘,装了些蜜饯干果。徐平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记忆中自己是一个小县城农机站的小职员,现实却是自己身处宋朝,身份是一家富户的不成器的纨绔子弟,甚至还残存着他的零零碎碎的记忆。那个世界的记忆如此清晰,所有的事情几乎历历在目,使得他分不清哪一个才是自己,哪一个是一场梦。也许,这就是一个不太彻底的魂穿吧,那一个世界现在挺流行的。徐平用了五六天的时间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无耐地接受了这个现 是人身之外的自然,还是人身内的灵魂,本来就包括着两部分。这两部分合起来,才是完整的人本身,合起来的那一块,才是人真正的成长。 轮回、时空、科学,诸般种种,都能包容进这一个可能里面。有这一个可能在,徐平就必须放下自己的一切杂念,凝聚世间人心。人与自然,一起成长,等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天到来。小康、大同,本来只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从天地初生起的一个约定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繁星坠落无敌瓜瓜
沈阳
2024-03-02 03:27:06
希望能多点选手的互动,节目剪辑特别紧凑,看了一期就听不下来这次眼神坚定,是我自信酷哥,一个节目做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听说还有很多精彩后续
简单点我们的故事近半
沈阳
2024-02-28 16:27:51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小酷 连连遭受电击,演技没能瞒过众人,舞台上的大家可是各种酷炫呢,这才是真正的综艺哈圈十级粉丝前来报道!新歌够好听,舞台够绚烂,灯光老师才是真要加鸡腿,希望大家多学习
唐唐是我糖糖呀
沈阳
2024-02-25 03:54:35
乱小说伦目录说真的,看完之后我还想再看一遍,道具灯光也是真的没亏待,还是会继续看下去这个节目太有意思了,剪辑师感觉是百万水平,非常喜欢
苏德彬03520
沈阳
2024-02-21 11:59:18
土门永生!! 莫梭弄不好别回来了哈哈哈哈哈,看得出节目组是用了很多心思,爱了爱了反差萌好戳哈圈少女的心哟~友友们,诚挚邀请入坑,这期真的太好看了,可看性较强
Sunny莎莎是小虎兔兔
沈阳
2024-02-21 00:58:47
不多刷几遍怎么可以,谢谢道具师的努力,我感觉我看了这个节目之后看不了别的了节目好看啊,魅力四射的舞蹈好棒啊,能用心做节目的人已经不多了
秦周懿买三送一
沈阳
2024-02-19 16:31:21
感觉这一季的阵容太可了,灯光老师才是真要加鸡腿,还蛮有意思的非常好看的综艺,灯光也舞美相当到位了,我是根本没想到会那么好看
李艺彤是我大大子
沈阳
2024-02-16 15:36:23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小酷唱的也太好了 太爱《Knock me down》了,剪辑师感觉是百万水平,一下子就把我震惊到了喜欢的歌手都在,重回某说唱节目,灯光老师才是真要加鸡腿,感觉这里面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鹏小飞开宝马330
沈阳
2024-02-12 18:25:18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有青春的气息,舞台上的大家可是各种酷炫呢,喜欢到不行rapper们让人很喜欢的地方是真的很热爱自己的城市,赛制很刺激,太好看了
Cameo大大1019
沈阳
2024-02-05 20:37:26
爱奇艺确实在说唱垂直领域内的资源比其他好太多,这节目还挺好笑的,可爱又帅气!!!!只要说唱在,哈妹就在,最喜欢在这个平台上看了,这个节目安排真的好可爱哦我好喜欢
uu虎嘟嘟uu
沈阳
2024-02-03 05:31:37
竟然有一晚做梦梦到小酷,舞台上的大家可是各种酷炫呢,还是很看好这个节目的这个综艺体量虽小但是做的很精,音乐和场景很搭,大家都好努力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摊牌了我是大佬笔趣阁全文阅读: 徐平前世工作与农业相关,对花生知道得比较清楚。虽然也有中国是花生源产地之一的说法,但也只是说说而已,当不得真。而且现在秀秀拿出来的花生,不要说宋朝的开封,就是宋朝时候的美洲也不存在,这明显是经过长时间驯化和品种改良,流行于前世中国北方的山东大花生!
秀秀没有注意徐平的脸色,把包袱放在地上,捧着花生到徐平面前:“很好吃的,你尝尝。”
徐平的手发抖,轻轻拿起一粒,用了很大一会才剥开,看着壳里熟悉的两粒大花生,徐平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哪里来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秀秀低声笑道:“我家里种的啊!官人你是大户人家,落花生这种是我们贫苦人吃的,你没见过也是寻常。”
徐平把花生粒放进嘴里,是生的,与前世的味道并没有差别。
秀秀又道:“这是家里留的种子,我们家穷,这就是最好的东西了。我从家里出来,就带了这一点,官人不会嫌弃吧?”
“怎么会?”徐平随口答道。
花生早已变得很干,咬起来很费牙,有一丝淡淡的甜味。其实说真的,生花生吃起来没什么味道,留在记忆里的,是炒熟花生的香味。
把嘴里的花生咽下去,徐平随口问秀秀:“怎么不炒一炒?生的吃起来没什么滋味,可惜了。”
“啊!怎么炒啊?”秀秀满脸茫然。
徐平才想起来现在所处的年代。后世光辉盖世的中国烹饪技术刚刚开始走向成熟,要过一两百年才会迎来中国菜的高峰。现在虽说有了炒的概念,实际大多时候都是煎。与此相对应的是烹饪用油很简陋,别说用花生榨油,就是最常见的大豆油都没发展起来,现在所用的大多是芝麻油。
如果还没习惯炒制食品,花生这种东西还真就只能是下层人民的零嘴,生花生仁没什么味道,还要剥壳,对达官贵人来说太也麻烦。
徐平看着秀秀捧在手里的花生,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绝不是自己前世所在世界的宋朝,那这里又是哪里?这花生来自前世的世界无疑,要知道品种的驯化改良有太多的机缘巧合,就是用同样的原种,不同的世界也不会驯化出同样的种植品种来。
他的思绪一团乱麻。莫非这个世界有通向前世的通道?不然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又怎么会有前世的作物?
秀秀不知道徐平在想些什么,见他在那里发呆,也不再碰自己手里的东西,讪讪地把花布包起来,低声道:“原来官人是哄我的,这种贫苦人家吃的东西,官人怎么会喜欢呢?”
说着,她的眼圈就有些发红。
说到底秀秀还是不到十岁的孩子,突然之间离开父母,从此有家不能回,怎么会不觉得惶恐?她把家里留做种子的花生带出来,也是要给主人留个好印象,不要吃太多的苦。
这番心思终究还是白费了。
徐平猛地清醒过来,把秀秀手里的花布包抢到手里:“这些都给我吧,我有用处!”
秀秀愣愣地看着徐平,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好一会才小声说:“其实我家里还有的……”
徐平却再也听不进去,只是想着这个世界突然出现花生,那还会不会出现其他的作物?从哪里来的?会不会还有人像自己一样来自那个世界?
今后该怎么办?
这一夜徐平都昏昏沉沉,甚至都想不起是怎么结束与秀秀的谈话,迷迷糊糊地回到床上,做着各种噩梦。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徐平睁开了眼睛。
他终于想通了。所谓的惶恐,不过是深藏在心底的不该有的**。穿越到了一个新世界又怎么样?就该要大杀四方,强势崛起,开始一段灿烂辉煌的人生?前世他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又如何确定在这个世界就是天之骄子?
迎着明亮的阳光,徐平深深吸了一口气。其实,平凡的人生,也有平凡的乐趣。在这个新的世界里,何不继续自己的事业?最起码,这个世界他的处境比前世好得多,有一个富足的家庭,有溺爱自己的父母,还有现在还算宽松的社会环境,一片空白的事业前景。
徐平前世专业是农业机械,学历硕士,毕业之后进了一个山区小县的农机站,做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农机站的人员很少,直到来到这个世界,徐平也没搞清楚自己单位编制是几个人,反正干活的只有他和一个老站长,其他人没见过到站里上班。
工作虽然累了一点,徐平的热情还是很高,毕竟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安稳工作也不容易。
老站长是特殊时期时的中专生,性格古怪,做事死板,但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是实打实的,教给了徐平很多东西,两人相处还算融洽。
他们这个行业从八十年代开始曾经大踏步地后退了二十年,而那二十年正是老站长风华正茂的时候,可想而知老站长牢骚满腹。满腹牢骚的人脾气就不好,脾气不好就不讨领导喜欢,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老站长快要退休了,希望评个称职退休待遇好一点。评职称要有论文,这不是老站长擅长的,徐平便自告奋勇把这活接了过来。
这事情却成了徐平的噩梦。
他是真地想帮老站长,做得比毕业论文还用功,选的课题是他们那个地区农业的最佳经营面积和方式。
众所周知,中国太大,环境又特别复杂,几乎包括了世界上所有的农业环境。中国又人口众多,保证粮食产量是必然的选择。他用的评价指标也是粮食单产,得出结论是最佳经营方式是家庭农场,最佳经营面积是两百亩左右,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个面积可能会扩大。这是一个正常的结论,他们那里是山区,人口又密集,即使是发达国家,除了地广人稀的北美、南美、澳洲,即使欧洲也是以家庭农场为主的。
虽然后面也特别说明了如果评价指标不同,比如以经济效益为优先,会有不同的结果,但并没有展开讲。
这个事情后来被县里主管农业的领导知道,便要求加上自己的名字。这没什么,反正论文可以好几个人署名,搞好与领导的关系也很重要。可那位领导看了论文之后却把他叫过去,非要把结论改了,理由冠冕堂皇,不知道国家正在推动土地流转吗?不知道农业的未来是规模化机械化吗?科学研究要适应大势,怎么可以逆历史潮流而动?
徐平最后把那个项目废弃掉了,重新做了一个山地农机小型化的项目,帮助老站长评了职称。万万没想到的是,县里领导把他的论文找人改了,编了数据换了结论,以自己的名字发了出去。
这件事情深深地教育了徐平什么是政治,他们要的不是正确,他们要的是朝堂的认可,这中间的过程无关紧要。
面朝阳光徐平揉了揉眼睛,忽然笑了。
他前世做个研究说是他们那里最好以家庭农场为最佳,家庭农场不就是自耕农吗?竟然就把自己送到了这个最需要自耕农的宋朝来,嗯,我大宋朝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不抑兼并的朝代,这是报应吗?
从床上下来,徐平打着哈欠出了房门。
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下蹦出来,发着红彤彤的光,并不刺眼。
徐平揉了揉眼睛,准备要去洗脸,一扭头,却发现秀秀坐在门口。
她坐在台阶上,靠着墙角,整个人缩在一起,睡得正香。那个小小的旧布包袱,被她紧紧搂在怀里。
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在黑黑的头发上描出金边,她的面庞清亮而近乎透明,散发着神圣的光彩。
不知做了什么样的梦,她的表情无耐而又惶恐,眼里挂着两滴泪珠,惟有紧紧抿住的嘴角,透出一丝倔强。
徐平怔在那里,好像一下回到从前,看见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少女们,来到城市里寻找生活,就这样睡在火车站的广场上。
可秀秀不是来徐家打工的,她已经被自己的父母卖掉了。
看到秀秀睡在这里,徐平才想起来了,这个小丫头被母亲打发来照顾自己,而自己并没有给她安排住处。
清晨的露珠还挂在她的发梢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
徐平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了一会,回到屋里拿了一件外衣,出来轻轻盖在秀秀身上。
当徐平洗完脸回来,秀秀已经醒了,提着徐平的外衣,看着他手足无措。
徐平笑笑:“怎么睡在外面?这院子里还有空房,你只管收拾了住。”
“这怎么使得?我是个下人。”秀秀说道。
徐平摇摇头。
秀秀突然道:“哎呀,太阳升起来了。夫人吩咐过,官人是要把饭拿回来吃的,我这可去得晚了。”
说完,把外衣还给徐平,一溜小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