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李保田不演戏了全文阅读

李保田不演戏了

李保田不演戏了

作者:无名月色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1:54:56

下载:

李燕重生回到了八岁那年,这一次,她不再相信男人婚姻爱情。金钱、亲情、骨肉才是她最真切的渴盼,最值得真心拥有的全部。她要竭尽所能弥补那些曾经的遗撼,让这一世不再后悔。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遭遇丈夫出轨背叛,重生后只谈情不说爱,努力赚钱聚拢亲情,鼓动家人致富,走向康途大道的故事。二十一岁那年罗茜恨铁不成钢,气急败坏的道:“燕子,郭亮是个花花公子,你跟他在一起会受伤的你听见没有?”李燕不温不火,勾唇轻笑:“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你们在聊什么,说给我听听?”勒小东迈着优雅的步伐从酒店大堂横穿过来,
李保田不演戏了全文阅读 李燕重生回到了八岁那年,这一次,她不再相信男人婚姻爱情。金钱、亲情、骨肉才是她最真切的渴盼,最值得真心拥有的全部。她要竭尽所能弥补那些曾经的遗撼,让这一世不再后悔。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遭遇丈夫出轨背叛,重生后只谈情不说爱,努力赚钱聚拢亲情,鼓动家人致富,走向康途大道的故事。二十一岁那年罗茜恨铁不成钢,气急败坏的道:“燕子,郭亮是个花花公子,你跟他在一起会受伤的你听见没有?”李燕不温不火,勾唇轻笑:“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你们在聊什么,说给我听听?”勒小东迈着优雅的步伐从酒店大堂横穿过来, 忽闪忽闪显得特别招人亲。李大中把身后的两人介绍了下,勒小东和齐俊峰冲着凌家三口人点头微笑示意。跟着帮李奇去拿车后备箱里的东西,这次过来凌家带了不少的礼品,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一来是表示对亲家方面的尊重,二来也是想亮亮身份。等一帮人上了楼进了屋里,崔玉凤早已经从厨房里出来,身后跟着李燕。老太太吴芝兰也停止了讲故事,带着勒宝宝坐在客厅里等

李保田不演戏了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用户111db8a400589
广东
2024-02-24 21:51:52
亲亲必须的[狗头][狗头][狗头][狗头][狗头][狗头]广告江中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本来就难过 他的助理退塽石头
青蓝QLQ
山西
2024-02-22 16:18:51
李保田不演戏了在飞机上他都透不过气突然发现这剧上线了!居然没被封?还是处理过了?挺好的 不能因为一个人就下了近千人的努力[呲牙]
芍疯疯
云南
2024-02-17 14:12:09
乱小说伦目录易峰你糊涂啊[捂脸笑]千万别看谁看谁后悔就是个烂剧[捂脸笑]这个剧好看吗?第一集我就看到陈晓了,演员表里面没有他,难道他是客串吗?
七彩祥牛
江苏
2024-02-14 08:23:21
我居然没看过这个剧,这几年迷上了李易峰,来补补他的剧。为何看了下开头就没兴趣看下去了呢![捂脸笑][捂脸笑][捂脸笑][捂脸笑]
安ི࿆静ོ࿆
贵阳
2024-02-10 19:14:47
舒畅下载线了就不想看了[捂脸笑][捂脸笑][捂脸笑]这个钱什么的不就是自己开演员培训学校的那个人么,小红书刷到过[捂脸笑]
心累Jacob
湖南
2024-02-07 03:41:24
为了舒畅那一段来的[色]看了几分钟,浪费时间陈晓的第一部作品应该就是和霍建华和陈乔恩演的笑傲江湖竟然没有被封,呵呵了
明月⭐照山河
广东
2024-02-04 14:42:26
李保田不演戏了就是作那么这么像那个欢天喜地七仙女的王母妆容2022年更新的怎么还是2012年的片子她为什么要跳崖清朝到慈禧手里已经名存实亡了
浅墨入画染相思
重庆
2024-02-02 11:09:49
李保田不演戏了峰塌房了最近的电视怎么都没有弹目喜欢这部剧[呲牙][呲牙][呲牙]我也来看看老李头的老剧这不是翻拍柳云龙的血色迷雾么,剧情主线都差不多
惆怅旧欢如梦clyc
浙江
2024-01-29 05:18:33
艾玛,超前卫,刚见面就啃上了,这是部喜剧吧,怪不得没人看扯犊子,清朝要是有这神功,还他妈八国联军?这美人计使的很到位嘛
喜欢吃沙拉の闾丘旎旎
四川
2024-01-27 02:31:15
弄个西部牛仔出来。脑洞真大好看必追这剧闻所未闻啊不好看 开了开头就弃剧了准备看看请问这是什么时候的剧?一直以为播不了[捂脸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保田不演戏了全文阅读: 那会儿的老师都爱留家庭作业,每天临放学前都会布置作业内容。学生们就会拿铅笔在课本上勾划记录,哪道题哪个字哪段句子,做好详细记录,害怕回头再忘记了。
将近三十年过去了,李燕哪还记得清当时留了什么作业?好在是记得那时候的习惯,从书包里掏出数学和语文课本,分别翻到折了页脚的那页,上面果然有铅笔画的勾挑对号和波浪横线。数学作业是五道十以内的加减法题,语文作业是抄写两遍当天学的课文《春风吹》,并写五遍新认识的生字。
这对于一个普通八岁的小孩子,想要全部完成并不是件轻松的事。可对于曾经拥有着专科文凭的三十五岁熟女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当玩儿似的眨巴眼工夫就做完了。
李燕收拾好文具盒,连同书本一起装进书包,从高背木头椅子上跳下了地,直接去了西屋看她妈和妹妹。
崔玉凤刚喝了鸡汤吃了小米饭,闭了眼睛养神,听见李燕的小脚步声睁开眼睛冲着大女儿温声和气的问道:“作业都做完了吗?饿了就吃点火勺儿,妈早上给你买了十个放在碗柜里,跟你奶要去。”小孩子正长身体,饿得最快,放学后闰女总会找她要吃的。
“嗯,我知道了妈,等会儿就去吃。”李燕拿手指头轻轻戳了戳李佳的小脸蛋儿,忍不住的傻乐。
“燕儿,妈给你生个妹妹,你高兴吗?”
“高兴,我可高兴了。”李燕笑脸不敛的抬头去看崔玉凤,道:“妈,这回你有两件贴身小棉袄了,你高兴不?”
崔玉凤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还是我燕儿会说话,都说闺女是妈的贴身袄,我这下有两件可以换着穿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内心里却觉得很是失落。
李燕是重活一回的人,哪里会不知道自已妈的心思。不想引得她不快,赶紧转移话题道:“妈,你快睡一觉吧,等妹妹醒了你好有劲儿给她喂奶。”
“你这小丫头,知道的还挺多,行了,出去玩儿吧,妈要睡会了。”
“嗯。”李燕点点头,给崔玉凤掖了掖被角,退出了西屋。
李燕知道她妈说的火勺儿是一种盘子口大小的圆饼,味道跟厚实又香又哏的广东饼差不多,只是要薄要好咬得多。那会的面食零嘴儿就那么几样,远没有后来的品种繁多。细长而嚼劲儿十足的麻花和这种一毛二分钱的火勺,深深的占据着她儿时对面点的记忆,直到很多年后都记得那种独特的味道。
木头拉门的碗柜是盖房子时新作得,还透着一股没有散净的木料油漆味,三层的隔档上面放置干净的碗盘,中间放剩菜剩饭,下面最宽敞搁锅盆。十个火勺整整齐齐的码在一起,用个白塑料袋装着放在个空盆里。
李燕解开口袋,那种特有的烘焙香味散了出来,觉得肚子更饿了,吞了吞口水,掂量了下自已的能力,不再迟疑的拿了两张出来,把剩下的系好关上碗柜门。
正好这会儿吴芝兰喂完了猪从外面进来,看见她手里的东西,拉长了脸道:“一下拿两个干什么,吃一个还不行啊?”
李燕小眼珠子一转,把右手往前一伸:“奶,我没要自已吃,这是给你拿的。”
吴芝兰愣了下,脸色稍缓和了些:“行了,我不吃,放回去吧。”
“奶,你尝尝,这火勺可好吃了,我不骗你。”小手一个劲儿的往前送。
再严厉的老人对待孙女儿这么孝顺也会觉得窝心,吴芝兰常年板着的脸孔正在慢慢龟裂,粗糙干裂的手掌往衣服上蹭了蹭就要去接。刚伸出手的工夫,就被人半路给截了。
“你奶她不吃,拿给我。”
李燕扭头看向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不是别人,正是她妈嘴里好吃懒做,没事儿就东街(gai)串西街(gai),净跟老娘们搞破鞋的她爷爷李武昌。
从自已老婆嘴里抢来的火勺,李武昌吃得倒挺香,回到东屋脱了鞋往炕上盘腿大坐,就问吴芝兰:“什么时候吃饭,我饿了。”
吴芝兰白了他一眼:“整天就知道闲逛,饿得倒挺快。等着吧,过会儿大中回来了再一块儿吃。”
李武昌觉得自已没有儿子重要还挺不乐意:“等他干什么,他哪有准,指不定跟谁去饭店喝酒去了呢。”
“喝什么酒,他老婆生了孩子他不得赶快回来啊?”
李武昌朝着西屋那头看了眼,磕了磕烟灰,道:“生了个小闺女又不是小子,有什么可乐的。”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并没有刻意要避讳崔玉凤的意思,吴芝兰狠剜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道:“玉凤再听见了,你就不能小声点儿?”
李燕也担心她妈听见了好难过,赶紧跑到西屋门口探着小身板悄悄的往屋里头望了眼,好在是崔玉凤睡着了没听见,这才松口气的把房门轻轻的关上。
扭头回到东屋,心里头生着闷气,却知道这时候她妈坐月子最不能动气,再不乐意也得压下来,跑到碗柜里又拿了两个火勺出来,给吴芝兰和李武昌一个递了一个:“爷,奶,你们吃,我妈说了她买回来就是给我们吃的,等吃了了她再花钱买。”
事实上,这火勺本来最初是崔玉凤单独买给李燕的间食,可到最后大部分都进了李武昌的肚子里。有了这个大人跟着吃,平均两天就得买一次,一次十个,一个月就得十八块钱。她那时候在镇上的服装厂上班,一个月才挣三十几块钱,光是买火勺就得花上十七八块钱,每个月还得上交七块钱的看孩子的费用,七七八八下来,也就剩下不到十块钱。李燕打小身体不是很好,几乎每个月都得去医院,打个七块钱的吊瓶,再少买点水果,几乎手里就没钱了。
就这李武昌还不乐意,要崔玉凤再加生活费,否则不给看孩子,让她领回娘家带。崔玉凤嘴上也没让那个劲儿,直接就驳回去:“爹,燕子是姓李还是姓崔,她要是我从娘家带来的也就得送回去,可她不是我嫁过来后在你们老李家生的吗?你话既然说到这,那我就告诉你,你们能给带就带,不能给带就掐死,以后我半分钱都不交。”打那以后真的再没交钱。
两边闹得僵,最受苦的就是小孩子。李燕那时候五岁已经开始记事儿了,崔玉凤上班的时候,她都一个人在家玩儿,小孩子难免淘气,摘个花抓点石头子,身上弄得脏乎乎的吴芝兰就会拿手指头敲她脑袋大声教训。李武昌每个月没有了进项,连香烟都从五毛七分钱的大重九一下降到了一毛钱一盒的喜歌。这让他直接牵怒到李燕身上,动不动就打骂她,要是嘴馋想吃什么东西就指使她去跟崔玉凤要。
小孩子再不懂事,时间长了也知道谁好谁赖,慢慢的学会看眼色,崔玉凤上班的时候,就悄没声的自已一个人躲在墙根儿底下玩儿,等着盼着她妈下班。
每天崔玉凤下班回家刚推开大门,李燕就乐得像只真小燕儿似的一下子飞扑到她怀里,直吵吵着有多想她。崔玉凤就问她今天都干什么了,每每听见闺女挨打了都会觉得心里难受。可是又没有办法,李大中在外地出民工没回来,捎回来的钱从来都被李武昌把持着,也到不了她的手里头,为了养活自已和孩子,就得上班挣钱,明知道公婆对闺女不好,也只能装聋做哑,背地里搂着李燕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直到又过了两年,李燕大些上了学这才好了些。
------题外话------
《春风吹》
春风吹,
春风吹,
吹绿了柳树,
吹红了桃花,
吹来了燕子,
吹醒了青蛙。
春风吹,
春风吹,
春风微微地吹,
小雨轻轻地下。
大家快来种蓖麻,
大家快来种葵花。
儿时的记忆,不知道有没有同龄人还记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