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全文阅读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

作者:如卿卿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0:52:23

下载:

杨三姑娘生得美,却是出了名的刁钻难容人。放眼整个京城,也就大将军府的二姑娘愿当她闺己,偏偏这位天之娇女把人家给害了,如今还生死未卜。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全文阅读 杨三姑娘生得美,却是出了名的刁钻难容人。放眼整个京城,也就大将军府的二姑娘愿当她闺己,偏偏这位天之娇女把人家给害了,如今还生死未卜。 田霜得知这个结果,到底是十分吃惊。 她并不知道南穆王与前王妃尧宁县主之间的那点曲曲绕绕,却知晓这对看似恩爱的神仙眷侣当了八年的模范夫妻。 “你等等,让我消化一下。”田霜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小脑袋瓜却飞快运作起来,“前南穆王妃才过世三年,可妍妍今年已经八岁了,也就是说,南穆王成亲的第三年,妍妍便已经出生了……” 田霜震惊得后头的话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UNINE星球_管理员
海南
2024-02-29 02:13:41
就网大来说,影片的特效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开头的海怪特效的画面细节刻画的很到位,很让人沉浸式体验感.可能是我奇幻冒险片子比较少,我觉得这部真的不错,从小就有这种探宝的幻想。
用户3b0fb0fd
河北
2024-02-26 08:23:17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剧情逻辑清晰可谓一目了然,我还想看,没看够,希望导演拍成电视剧。好赞的一部!各种碉堡的特效,独树一帜的剧情,赞赞赞!哈哈女主是我喜欢的类型。
霁家的无隅哥哥
广东
2024-02-19 12:54:08
乱小说伦目录大海怪电影故事很有逻辑,真的觉得这电影画面感很强,彻彻底底喜欢这部剧,不错电影,必须得看!大海怪人气很高,还算不错的片子,当然也有幻想和无厘头的成分,但并不出戏。
今天也是辛辣食物
江西
2024-02-14 13:16:13
我感觉挺好看的,很棒的片子,从演员到特效再到作品,真是一部不错的剧。这才是理想中探险电影作品,道具不算很好,特效却极其用心,国产电影可以走向世界了。
尴尬常态
广东
2024-02-14 10:49:09
就想问问,如果没有那么多人跟风,你们还会讨厌女主吗?[微笑],就只针对跟风那些人,但我觉得其实什么都没必要讨厌有没有可能7年了,我还在等大鱼海棠2[微笑]?
宗介sun
长沙
2024-02-11 14:56:13
什么时候出第二部 让湫复活😭😭很感人,喜欢湫敢于为爱的人不怕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喜欢鲲的朴实善良勇敢,喜欢椿的善良勇敢雨执着,也喜欢椿的爷爷不怕牺牲每个人物都值得我们学习剧情感人深刻。也是一部很成功的电影。也让我知道你不妨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是的大胆一些。天上给我们生命,一定是让我们创造奇迹?
释怀D💯
云南
2024-02-09 18:41:36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她昨天跟我说她要结婚了,然后今天看了这,突然感觉释怀了,毕竟爱一个人容易但祝她幸福很难,她也是我宠了五年的公主,希望她遇到的那个人好好对她。毕竟想看看她穿上婚纱幸福的笑容是什么样的,那样我就释怀了,我也该脱掉我这身皮囊,重新迎接我新的开始[微笑]
衍砚
安徽
2024-02-06 03:35:16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南海有塘,其名为椿,极北有神,其名为湫,椿去湫来,海棠花开,春还鲲命,谁还秋情?[微笑]椿的爱在湫死的那一刻让我觉得无比廉价唾厌
魚ル嘚氺
长沙
2024-01-30 15:09:57
大鱼海棠全片的风格给人一种好像在读一篇诗歌。影片基于开篇旁白的理论展开“大爱”与“小爱”的故事,大爱的湫与小爱的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虽然是三角恋的狗血剧情,但在导演的高超技术下反而显得很唯美,看的不少人很是感动。煽情作为本片主要手段虽然在影片中让人毫无察觉,但在影片后期处理上还是显得略有拖沓,影片借鉴了《千与千寻》的部分元素,结尾又有亚当和夏娃的既视感,所以还是有所争议的。但也有称赞的地方,福建的土楼和孟婆汤以及灵婆暗示的阎王和到处充满中国元素的装饰,为本片增色不少,影片更适合年轻人观看,因为爱情类电影很容易产生共鸣,但就剧本来说,并不新意。
喜欢吃苹果の端木痴灵
上海
2024-01-26 17:06:17
万物都有它的规律 谁都要过这一关 只要你的心是善良的 对错都是别人的事 照着自己的心意走 一部舔狗舔到最后把自己舔死的电影,真不知道有啥好看的,女主就是个绿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在线全文阅读:周含烟昏迷了一日,到半夜三更的时候终于醒了。
脸色自是苍白得可怕。
将军夫人坐在床头,拉着她的手又猛掉了一阵泪花才勉强收拾好了心情,嘘寒问暖了一番。
其他夫人小姐也都紧挨着拔步床站着,一脸的关切之意。
胡妈妈哭倒在床榻边,“姑娘,您总算醒来了,老奴见您一直不醒,当真是吓得心肝颤啊!亏得大夫说了您已经度过最危险的时候了,否则老奴也不想活了……”
胡妈妈还有许多话没表达出来,便被一道清亮的嗓音给打断了。
“含烟。”
杨青菀懒得看胡妈妈继续表忠诚卖乖,极为自然地落座床榻,不动声色地把胡妈妈往边上挤了挤,“你醒来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现在感觉如何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胡妈妈呸了她一声,“可别假惺惺的了,我家姑娘差点连小命都丢了,还不是被你害的?”
周含烟羸弱得紧,彼时听得这般一说,脸色越发青白。
她似是还没从落湖被救的事情中回过神,靠在床头似没了魂一般。将军夫人见状,心疼得泪花又是刷刷往下掉,“烟姐儿莫怕,事情都过去了,以后结交好友你可得擦亮眼睛了,别什么妖魔鬼怪都当朋友。你善心待她,她指不定还要把你当成眼中钉除了去。也亏得你福大命大,险些赔上了一条小命,也罢,就当长点教训了。”
话里话外可不是含枪带棒的?
就差指着杨青菀直接说她是杀人凶手了。
杨青菀呵笑了一声,“夫人这是在埋汰我呢,谁是妖魔鬼怪还指不定呢。”也不再理会对她怒目相向的将军夫人,只定定看着似是受了惊吓的少女,“含烟,你醒得正好,眼下能证明我清白的也就只有你了。”
周含烟怔怔看着她,忽地掩面哭了起来。
她身边伺候的大丫鬟燕儿却挺身而出,“杨三姑娘说得轻巧,那会儿只有您和我家姑娘同在一处,难不成还是她自个人跳下去的不成?往日您就声名狼藉,一定是您为了一己之私对我家姑娘下毒手了!”
杨青菀拿余光瞥了她一眼,幽幽道:“但愿你说得没错,否则你等着收尸吧。”
燕儿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杨三姑娘真是猖狂,当着她家夫人小姐的面就敢用言语威胁人了,还有什么事是她干不出来的!
“别哭了,我那会醒来的时候也如你这般,先是坐在榻上哭了一场。”杨青菀不再关注其他,与榻上的少女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她状似不经意地揉了揉小腿,随后撩了裙角,露了光洁的小腿给周含烟看,“唔,你说奇不奇怪,我这小腿后窝竟给淤青了一块,也不知是在哪里给碰到的。”
原本哭得梨花带雨的周含烟却是忽地收住了,一旁的将军夫人倒给气笑了,“……杨三姑娘真是莫名其妙,你小腿淤青了与烟姐儿何干?难不成你还想赖在她身上不成?”
杨青菀笑而不语。
将军夫人却已经忍无可忍,遣了两三名丫鬟婆子便要把人给撵到外头去,省得碍了眼。这当口,床上的少女慌忙阻了她,“不可!母亲,您误会青菀了,女儿这次落湖里完全是巧合,并非是青菀对女儿下毒手。”
将军夫人愣了,“烟姐儿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周含烟正欲继续说,一着急却是给呛到了。
杨青菀索性接过了话头,“事情是这样的,那会我们把周边的人都给遣下去了,本欲说些体己话。却不想,含烟走着走着,一个不留神便给滑进湖里。这不,我与她是站在一处的,她估摸着是胡乱一抓,便把我一同给扯下湖了……这便是我们二人双双落湖的原因。”
语毕,她拿手把一缕散下来的青丝给别在耳后,才又继续道:“好在我们都及时给救了,如今我也不过是有些伤寒,并不是什么大病,养上一阵便能好全。”杨青菀成功瞅着将军夫人的脸色由红到白,又从白到青,坏心眼地稍稍提高了声量,“不过,我与含烟是多年的闺中密友,她也并非是故意要害我,我自不会与她计较的。”
咳嗽声原本是渐渐歇了,听得这番抢白,又接着一阵猛咳。
屋里的人更是面面相觑,压根不信事情竟来了这么大的反转。
就连探梅和初荷也震惊了。
胡妈妈声嘶力竭,“一派胡言!我家姑娘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是你这个害人精搬弄是非颠倒黑白!别以为你是侯府出身的嫡女便能无法无天,老奴不吃你这一套!”
杨青菀直接求证周含烟,“含烟,因着这个事,我今个儿可是在你们大将军府受了好大的罪,事情到底是不是我说的这样,你可得替我说一句公道话。”
“放你个狗屁!”胡妈妈没忍住直接爆粗,“还当你在你们武安侯府不成?你休想让我家姑娘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
“胡妈妈!”周含烟的一张俏脸很是灰白,几乎是声色俱厉地喝止了胡妈妈,“事情的真相确实就如青菀所说,你怎能这般对待我的救命恩人!”
回头则是亲切握住了杨青菀的手,泪眼朦胧,“那日确实是我不小心,差点连累了你,我心里特别过意不去。也亏得你也平安无事,否则我便成了罪人。”
杨青菀反握了两下手,很是善解人意道:“说这些做什么?人无完人,更何况你也不是有意的。”她顿了一顿,话锋一转,“如今事情也澄清了,我只希望以后别再有人出口一个害人精妖魔鬼怪之类的。这样的人看事情未免太片面了,还容易祸从口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引火上身了。”
道完,似是恍然想起,与坐在旁侧的夫人解释,“哦,夫人我不是说您,你千万别对号入座啊。”
将军夫人身子一晃,差点又被气晕了过去。
这都特意点名了,分明是记仇她之前说的那些言语。
只是前一刻在她眼中的害人精转瞬成了差点被自己女儿给害了的那个,将军夫人理亏,只得陪了个笑脸,“……之前是我没弄清楚,再加上担忧烟姐儿,故而冲动了。是我的错,府里也都误会你了,我替她们也跟你赔不是了。”
这当口也记起人家来时讨杯茶都没讨到,一张老脸不由臊得慌,忙吩咐下人去冲泡好茶:“……再给杨三姑娘煮碗红枣姜汤,我方才听得咳了好几阵,还是得好好养着,千万别给伤了身子。”
将军夫人圆着场,腆着老脸欲把这事儿就这般揭过去;屋里的一圈人也心知肚明,忙借着端茶送水夜深露重的由头要散了。
杨青菀眯眼瞅了瞅,自不会如了她们的意。
“众位先等一等,我这话还没说完呢。如今事情明了了,合该着要算一算之前误我辱我的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