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逆神的审判者是谁全文阅读

逆神的审判者是谁

逆神的审判者是谁

作者:旧城老巷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1:03:54

下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真的是穿越了吗?”一张精致的雕花木床上,上面满是绫罗绸缎,一个少年面目表情的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皇甫牧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即便他醒来已经有些时间,脑海中混杂的记忆也逐渐梳理清楚,但是他还是很难接受,只是玩个游戏而已,他竟然从科技发达的世纪穿越到了如今的三国时代!………………《大三国时代》是一款由华夏顶尖团队制作的模拟游戏,作为依靠养生仓能实现百分百真实体验的游戏,它的出现在整个地球联邦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三国梦。
逆神的审判者是谁全文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真的是穿越了吗?”一张精致的雕花木床上,上面满是绫罗绸缎,一个少年面目表情的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皇甫牧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即便他醒来已经有些时间,脑海中混杂的记忆也逐渐梳理清楚,但是他还是很难接受,只是玩个游戏而已,他竟然从科技发达的世纪穿越到了如今的三国时代!………………《大三国时代》是一款由华夏顶尖团队制作的模拟游戏,作为依靠养生仓能实现百分百真实体验的游戏,它的出现在整个地球联邦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三国梦。 这怎么能不让马忠震惊、欣喜!虽然知道这张地图的代价同样巨大,但向来见钱眼看的马忠早把失败的后果抛到九霄云外,跟着皇甫牧有可能会进局子会残甚至会死,但如果自己放弃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有进到皇甫牧这个圈子的机会,哪个值哪个赔,对于尝尽人间冷暖的马忠来说,有着一番独特的理解。没去理会马忠的思绪,皇甫牧抬起头,双眼如同一道烈焰直盯华雄说

逆神的审判者是谁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逆神的审判者是谁全文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来人,把这恶徒给我拉下去砍了!”
听到耳边这如同炸雷一般的命令,皇甫牧猛然惊醒,瞪大着双眼看向一旁磨刀霍霍的士兵抓着褚严那魁梧的身躯就往门外推去。&#######52;9&##################
褚严不能死!
这是皇甫牧第一个念头。
皇甫牧不是傻瓜,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多久,但从这短短的几件事上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很不好。
身为皇甫二公子,他本该享受应有的尊敬,但事与愿违,无论是普通士兵的直呼其名,还是便宜老爹低到不能再低的友好度,都赤裸裸的向皇甫牧传递着一个信息,他本人在这里并未受到重视。
想到这里,皇甫牧只觉得豁然开朗,紧接着便是如同洪水一般的记忆顷刻间朝着他的脑海中狂泻而至!
“纨绔……”想到自己往日的所作所为,皇甫牧在心中发出一记无声的叹息。
身为皇甫家二公子,皇甫牧从小可谓含金匙长大,从小受尽人间致福,不知羡煞多少旁人。
可是作为军人世家的皇甫牧从小根骨不好,悟性又差,与皇甫家历来魁硕的身躯不同,皇甫牧从小眉清目秀,相比军伍出身的将门子弟,更像是书香门第家的翩翩秀才。
然而,皇甫牧的兄长皇甫鸿却从小展现出将帅之才,无论是武力还是胆识相比胞弟,都高出一大截,仅仅十岁便被皇甫嵩带在身边随军出征,更受到广泛关注。
父为虎,兄为狼,弟为狗。
不知何时,这种谣言在外界慢慢传扬出去,父兄的压力,令当时的皇甫牧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阵的压抑,甚至是呼吸不畅,他小小的年龄便领悟了“窒息”这个词的含义!
外在的压力下,未曾让皇甫牧就此崛起,反而让皇甫牧不得不选择恶霸的行径,来伪装自己的自卑,减少被人耻笑的次数。
久而久之,恶霸反而成了皇甫牧的本质。
就这样,皇甫牧越发的自暴自弃,随着年龄越大,他的所作所为也越发为所欲为,整个人也逐渐怪癖暴戾,无论善恶,全凭自己喜好行事。
在这种行为下,皇甫牧身边聚集了众多的纨绔子弟,往日聚众斗殴,强抢民女可谓无恶不作。府中下人虽然表面恐惧,但心中对其却鄙夷无比,可以这么说,若不是有皇甫嵩在上面护着皇甫牧,皇甫牧早不知道被打死多少次了!
府外的议论,府中的鄙夷,皇甫牧短短十七年的岁月中全然活在自卑与暴戾之中,而在这种环境下,唯有褚严一人真心对待自己,即便皇甫牧往日稍有不悦便对其拳打脚踢,可为报答自己救命之恩的褚严依旧是忠心耿耿。
就连这次也是一样,为了救自己,褚严俨然尽职尽责到了极点。
三国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却也是一个金戈铁马,战局混乱的时代,在不久的将来,张角的黄巾军会在全国起义,而后数十年,诸侯间的战役便从此拉开序幕。
混乱、杀戮、战争、诡计是这个时代的符号。
就连此时在朝廷中红极一时的皇甫嵩也并非无敌,皇甫牧清楚的记得,在皇甫嵩与卢植等人击败黄巾军后,位列骠骑将军,一度位极人臣,只是,朝廷腐败宦官当道,皇甫嵩后因得罪赵忠、张让而被罢免,改封都乡侯,随后数年起起伏伏,最终落得郁郁不得志而就此离世。
皇甫牧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多长时间,但他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永恒的靠山,大将军何进被宦官献计杀害,不败战神吕布被斩于白门楼,刘备逃亡十几年,曹枭雄也有赤壁之痛,想要活下去,最后还要靠自己。
自身的性格缺陷,外界的舆论讨伐,近乎冰冷的亲情,在这种外患内忧之下,皇甫牧只有褚严一人可用。
若是褚严也在此时被皇甫嵩处死,皇甫牧身边连一个手下都没有,处境只会越来越遭。
所以,褚严不能死,无论是出于往日对自己的忠心耿耿,还是出于对自己未来的安全考虑,此时此刻,褚严根本不能死在这里。
“叮———”
就在皇甫牧心中正慌乱的时候,耳边骤然响起一声熟悉的轻响,紧接着,一行系统文字就这样在皇甫牧的面前展现开来。
【自古忠义难两全,是对早已将你看成陌生人的父亲发起挑战,还是亲眼目睹对你忠心耿耿的护卫被砍头处死全凭你自己决定——任务:褚严的救赎(奖励:武力+1;魅力+2;获得被救者:百分百忠诚)】
系统的出现令皇甫牧顿时醒悟,他急忙从士兵的手中挣扎出来,大声朝着羁押褚严的伍长怒吼道:“给我松手!”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皇甫府只有一个主人,无论是大事小事,只要是皇甫嵩开口的情况下,这个家里就只允许有一个声音。
往日皇甫牧虽然混蛋,在偌大个洛阳都天不怕地不怕,但只要见到皇甫嵩当即就如见到老鼠的猫,整个人便会变得唯唯诺诺。
而这正也是皇甫嵩厌恶皇甫牧的原因之下,更甚至,与人交谈还用出外狼家羊这种颇为贬低的词语。
没人能想到,往日见到家主连大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皇甫牧这一刻竟然敢直接反驳对方的命令。
士兵傻了,皇甫鸿傻了,被推搡到门外脸色煞白的褚严傻了,就连端坐在最中央的皇甫嵩也傻了!
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甫嵩涨红着脸颊,盯着皇甫牧就如同一只恶狼一般,一字一顿的说道:“逆子,你……再……说一遍!”
感受到皇甫嵩如同实质的杀意,皇甫牧背后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可为了褚严也为了自己,皇甫牧紧握双拳,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迎向了皇甫嵩的目光坚定说道:“父亲,褚严不能杀!”
“混账!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吗?为了一个行凶的恶徒竟然敢反驳我的命令,哈哈,好,好,好!我皇甫家没有你这种逆子,来人给我把这逆子一同推出去,斩了!”
皇甫嵩怒极反笑,他一手拍下,只见他面前名贵的红木八仙桌当即四分五裂,这一刻,他的耐性显然是下降到了尽头。
徒手拍碎桌子,这惊人的气势就如同海啸一般当即朝皇甫牧身上压了过去,在皇甫嵩雄厚的威压面前,只有十点武力的皇甫牧当即感到一阵眩晕,脸色都随即变得惨白。
只是,与羁押褚严不同,皇甫牧再混账也是皇甫家的二公子,所以,一旁的士兵纷纷跪倒在地,不敢多做动作。
皇甫嵩对于自己二儿子的厌恶,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拉开了序幕,神仙打架,凡人总会遭受波及,到了这个层面,动手与不动手都是错误,无论是放过还是击杀,这个选择只有皇甫嵩一人能做决定。
“父亲,少陵他还小不懂事,您先消消气。”皇甫鸿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只是,他的眉心中在这一刻也有了一丝阴霾。
他没有想到,往日维诺的兄弟竟然在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与父亲顶撞。
“唉,少陵你还是太不懂事了。”在心中叹息了一口气,皇甫鸿面色担忧的看向皇甫牧。
皇甫鸿再看皇甫牧,皇甫牧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了对方。
【姓名:皇甫鸿字坚寿】
【属性:武力49、统帅76、智力80、政治50、魅力62】
【身份:左中郎将】
【状态:强壮】
【关系:兄弟】
【友好度:70】
【个人专长:舌辨、营造】
【特技:混乱、急行军、名士】
混乱:过人的智慧往往可以透析敌人的步骤,借用多变的阵法将敌人带入万劫不复的混乱之中。
急行军:部队在行径途中速度增加百分之十——
速度决定一切。
名士:聪颖的智慧已然得到他人的认可;智者、文识大家友好度+20
【列传:东汉名将皇甫嵩之子,世门子弟,文武双全,素有大将之风】
“这就是我兄长?”皇甫牧喃喃的说道。
在看到皇甫鸿属性的时候,即便是皇甫牧这个外来者都深深感到一丝挫败,更不要说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了。
与同母同父的兄长比起来,不管是智力还是特技,皇甫牧都是一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渣。
“果然,嫉妒害死人啊。”
皇甫牧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去看皇甫鸿的属性,这一刻,他似乎有些理解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了,在父兄这两座如同大山的笼罩下,皇甫牧寻常体会到的压力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可以说,皇甫牧在这种压力下没有疯掉,心性就算是蛮坚强的了!
只是,皇甫鸿的劝阻并未能抑制住皇甫嵩的怒火,他喘着粗气用手指着皇甫牧说道:“逆子,看在坚寿为你求情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拿起刀将这行凶的恶徒给我亲手杀了!”
虎毒不食子,皇甫牧毕竟是皇甫家的二公子,对于皇甫嵩给予的台阶,若换成以往的皇甫牧说不定还真会拿起刀直接宰了褚严。
可是,现在的一切都变了。
此时,就在皇甫嵩的怒吼下,皇甫鸿的期待下,褚严已然有了一些死志的眼神下,皇甫牧缓缓抬起了头颅,他目光如炽,毅然决然的盯住皇甫嵩的眼睛说道:“父亲,我恳求您,饶了褚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