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到沙发上去了全文阅读

到沙发上去了

到沙发上去了

作者:觅卮言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3-02 12:22:54

下载: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到沙发上去了全文阅读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轰…… 天空瞬间变色,乌云汇聚,阴沉的仿佛下一秒就能落下磅礴大雨。 司徒枫一愣,而后脸色阴沉的吼道:“你敢!” 彭君昊满脸茫然的看着天空,满头雾水,旋即只听身后传来了轻松的狡黠笑声,“司徒枫,这个世界太过危险,你还是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话落同时,天空电闪雷鸣,紧跟着出现一座巨大的炉鼎,覆盖住落凤岛每一处角落,若是掉落

到沙发上去了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spring123夏天
三亚
2024-02-29 07:19:26
[捂脸笑][捂脸笑][捂脸笑]我才开始看,我感觉电视没你们的评论好看😂😂😂😂2022年5月18日第一集,疫情期间没工作,快没饭吃了,来看这部剧找找灵感[666]
蚂蚁大王✌
三亚
2024-02-27 13:33:51
到沙发上去了把人生看透的人,都高冷,不是他不想热,而是他的热你不懂!看了几十遍了,现在22岁,已经是500多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了!
豪大大鸡排红
三亚
2024-02-22 01:36:05
乱小说伦目录中国股市从2001年开始下跌,到2005开始走牛,01年能把大资金翻倍是不可能的。作者的愿望而已,心是愿望,神是境界。故事是值得深思的。 这故事是什么时候写出来的?
樊治福…
三亚
2024-02-19 14:46:16
大概看了有20遍,目前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剧里的生活跟现在不要!关掉手机,平静生活!2022年1月份开始看[捂脸笑][捂脸笑]
果果@9
内蒙古
2024-02-15 01:50:27
2023年还有人在刷吗?[666][666][666]我不信2022年8.26号还有人这刷家人们 我第一次看[应援]
清风暖色潇潇
三亚
2024-02-08 23:51:59
看完狂飙来的,有不?[捂脸笑]我不信2022年12月13号还有人在看每次看赵丽颖的电视剧都感觉很舒服,演技好就是没得说,我也姓赵,感觉很骄傲啊😂😂😂
大风刮走理智
云南
2024-02-07 20:53:48
到沙发上去了好看吗,还在犹豫追不追看了风吹半夏第8集过来,小赵真是人间清醒,好演员,期待更多好剧我不信2022年10.22号还有人在刷
Haimed
三亚
2024-02-02 21:29:14
到沙发上去了有没有类似这种的电视剧啊…… 剧慌的厉害。喜欢这种主角全程智商在线的,最近看了好多电视剧为了戏剧效果为了虐而虐 乱七八糟的剧情实在痛苦,喜欢这种平淡的斗争成长的感觉
酷启强
辽宁
2024-01-28 20:06:26
看一遍看不懂,越看越好看!这是一部很好的剧,教会女子,事事都要努力,懂明事理我不信2023年1月30号还有人刷[呲牙]喜欢看到扣1不喜欢的扣二
奇异果是真的苟
河南
2024-01-27 14:30:20
又来刷了,这部剧太耐看了一直没看过这个剧,想问一下这是属于那种工于心计的剧吗?我比较喜欢像《琅琊榜》《庆余年》《甄嬛传》这种心眼子多的跟蜂窝煤一样的主角。运筹帷幄的感觉真好。这剧看着不憋屈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沙发上去了全文阅读:彭振海颤抖着手指着萧耿,半天说不出来话。
极北之地,年仅二十的华国少年孤身一人,手持长枪,踏雪而来,面对各国共三十一名战神境强者围攻,伤二十人,杀十一人,而后全身而退。
不求荣华富贵,但求保家卫国!
对于这位北寒王特封“冥龙”的年轻东域统领,华国无人不知。
“刚才谢谢大人出手相救,不知东龙战神现在何处?老头子好一尽地主之谊!”
他做梦都想不到有着赫赫威名的东域统领竟然会派人来参加宴会。
彭振海双手恭敬地将令牌递给面前的青年,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讨好之色。
前后态度转变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萧耿偷看一眼彭君昊,撇了撇嘴:“我家统领英雄盖世,不会见你等俗人,派我来已经是给了你天大面子!”
唉!
“是是是,大人说的对!”
彭振海心知他小小的一个彭家家主根本不配见东龙战神,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一下。
万一有戏呢!
萧耿皱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彭振海一愣。
沉思了一下,一拍脑袋,颤悠悠地从兜中拿出追魂令:“萧大人说的是这个?”
“这不就是一张普通的铁片嘛?若是喜欢,这个便送给大人了!”
彭振海谄媚地将卡片递向他。
萧耿眼露惊恐,连忙后退两步,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恶狠狠地盯着彭振海。
这老头是想要害死他吗!
接了追魂令等于面对战神境强者无休止地追杀,他战王境的修为根本不够看!
噗嗤!
彭君昊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与萧耿相识五年,却是头一次看到他如此惊慌,顿觉好笑!
彭振海面露疑惑,突然耳旁传来笑声,转头看去,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彭君昊!你这个扫把星怎么还在这,赶紧滚,别在这碍眼!”
继而看向萧耿说道:“萧大人如果感觉不够的话,我这还有,喜欢的话你可以都拿走。”
说完从兜中拿出十来张一模一样的追魂令,双手递上。
卧槽!
两人都愣住了!
追魂令彭君昊也有,而且收到五张,至今安然无恙已经让萧耿惊为天人了。
这老头没有一点修为,收到十多张追魂令还能好好活着?
真是厉害!
萧耿疑惑地问道:“老头,你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有这么多张追魂令?”
显然彭振海不知道这是追魂令,竟然还当做好东西收藏起来。
萧耿当下将这铁片的来历说给他。
噼里啪啦!
彭振海听完呆若木鸡,手中追魂令掉落一地。
状若疯癫地指着彭君昊,恨声说道:“还不是这个孽种,自从他来了彭家,每一年我都会收到一张,然后彭家就频频出事!”
咦?
这是巧合还是……
二人没有出声打断等待下文。
原来彭博明夫妇当年结婚许久,却迟迟没有动静,医院也查不出原因。
面对彭家众人的嘲笑,夫妇二人抱着试一试地心态去了普陀山,希望可以求一子嗣。
一年后,夫妇二人真的抱着一个孩童回到彭家,彭振海甚是喜爱,没有多做他想,亲自前往秦家订了娃娃亲。
不知道从何时起,每一年的某一天,彭振海的床头都会凭空冒出一张追魂令,噩梦也由此开始了!
十年前,一个道士来到彭家,说彭君昊是灾星临世,所在之处会灾祸连连。
起初彭振海不以为然,全当封建迷信。
怪事接连不断地发生,直到他的老伴是去市场买菜遇到抢劫的被误杀。
相比迷信他还是更相信科学,所以带着彭君昊去医院体检,结果却发现彭君昊和他没有血缘关系,顿时震怒!
立刻叫来彭博明夫妇,想问个究竟。
夫妇二人前往别墅的路上,路过方家别墅,看到彭君昊持刀而立,满身鲜血,心下震惊。
当即也管不了许多,争分夺秒地带着彭君昊坐直升机飞去北境,不曾想飞机发生了爆炸。
彭振海听到消息恨的牙根痒痒,但是为了彭家的脸面,并没有声张,随便找了个借口将彭君昊一家驱逐出彭家。
隔天听到广播说彭君昊成了杀人碎尸的通缉犯,这让他放心不少,幸好动作快,否则整个彭家都要受到牵连!
沉默!
一时间针落可闻!
彭振海说的信息量太大,一时间让他难以接受。
他眼露迷茫之色,继而疑惑不已。
我不是彭家人,那我到底是谁?
为什么彭振海能收到这么多追魂令还活着?
他有这么难杀吗?
除非,有高人在背后一直保护着他!
能从暗刺盟手里保护他,至少也要战神境之上的人才能做到!
这一切到底……
正想到关键处,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萧大人,彭君昊是个潜逃十年的杀人犯,你赶紧把他抓起来啊!”
彭振海瘫坐椅子上双眼无神。
萧耿看了一眼彭君昊,皱着眉头:“我这次来就是受我家统领命令,带他回去洗清冤屈的!”
“洗清冤屈?洗清冤屈?”
“不行!他没有冤屈,他就是个杀人犯!”
“决不能让这扫把星逍遥法外啊!!”
彭振海低声嘀咕两句,突然站起身来,双目通红吼道。
萧耿冰冷地说道:“彭家主,请注意你的措辞!有没有冤屈不是你说了算的!”
对于他来说,彭君昊就是神,更是他们东域冥龙军每一个人的脸面,容不得任何人侮辱!
彭振海的话已经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说完示意彭君昊和他离开,看都不看彭振海一眼。
上京!
还真是暗流涌动!
看来需要做一些准备了!
思虑万千的彭君昊说道:“传信回东域,让吴血火速来上京。”
“是!”
“秦雪瑶如今在哪里?”
“报告统领,秦雪瑶如今应该在上京大学!”
萧耿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
上京大学。
三个靓丽女子在校园内并肩而行,仿佛一道风景线,引的人纷纷侧目。
“哎哎,你门看那不是方临的梦中情人吗?”
“还真是,不是说她今天和彭家那废物大少爷订婚吗,怎么会在这?”
“还别说,秦雪瑶这身材真是没得说,难怪把方临迷的神魂颠倒!”
咚!
篮球重重砸在篮板地声音打断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方临紧紧盯着那道倩影,面目阴沉。
他和彭景山不同,从小便天资聪慧,被方家定位继承人。
自从十年前第一眼看到秦雪瑶,就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她。
却得知她与彭家三少爷早有婚约,顿时妒火中烧。
便在秦雪瑶生日宴的酒中掺了东西,想生米煮成熟饭。
不成想事情超出他的掌控,在所有人都昏睡过去后,一群人冲进别墅,见人就砍。
他肝胆俱颤,当即背起秦雪瑶从后门逃走,这才幸免于难。
隔天就传出彭家三少爷杀人的消息。
听到消息的方临一怔。
他可是清楚地看到彭君昊当时昏过去的,心头疑惑不已,但是秦家绝不可能将秦雪瑶嫁给一个杀人犯。
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可是十年过去,即便没有婚约的束缚,秦雪瑶依旧对他不予理睬,如今更是传出了她要和彭家大公子订婚的消息。
难道我方临比不上彭景山那废物?
他心中不甘,却又无力阻止!
此时更是只能远远地看着。
……
“雪瑶,你今天不是和彭家大少爷订婚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雪瑶,那彭家近几年可是发展的很厉害,隐隐有成为五大豪门之首的趋势呢!”
秦雪瑶身旁的女子皆是满眼羡慕地看着中间高挑的女子。
“别提了!本来好好的订婚宴,半路冲出来个扫把星全给搅和了!”
她眉头微蹙,恨声说道。
想起彭君昊她就来气,消失十年如今回来干什么!
难道他对我余情未了,不然怎么会偏偏挑这时候回来!
一个彭家弃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越发确定心中的想法,嘴角挂起轻蔑的笑意。